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南南和胡子伯伯

胡子伯伯是一个奇怪的好老人。他很欢喜小孩;遇见过他的小孩都是很幸福的。有一个叫南南的小孩遇见过他一次,不信你问南南是不是这样,他一定要说:“是啊,胡子伯伯好极了,我真喜欢他。”接着他还要说:“我真还想看见他一次。那天晚上我玩儿得太累了,后来,不知怎么我就睡着了。他把我送回到我床上,他就走了。我忘了问他什么时候再来。我真想他再来同我玩儿。跟他一起玩儿,哎,真有意思!”

到底怎么样有意思呢?现在让我们来讲讲南南遇见胡子伯伯的那个晚上吧。讲出来以后,大家就都明白跟胡子伯伯在一块玩儿是多么快乐,多么有意思了。

南南平常睡觉睡得好极了,他一睡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就是谁搁一块糖在他嘴边他都不会知道。那天夜里,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睡得好好的,忽然一下他就醒过来了。好象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他一睁眼就觉得和往常有些不同。他床旁边的窗子原来是由妈妈关得好好的,现在忽然开得很大。窗子外面有一个月亮。月亮也和往常有些不同,现在,他显得非常小,非常暗,象一个滚着玩的小木球悬在半空中。南南想:“月亮为什么变成了这种模样呢?”他想了老半天 也没有想出一个答案来。

他正在想的时候,打窗外飞进来了一只银灰色的蛾子。这蛾子长得又胖又大又笨。他弯着腰站在南南床前,好象在寻找什么东西,东看看,西看看。过了一会,他喘着气说:

“嗳!表呢?怎么瞧不见一个表呀?”

南南从前没有听过蛾子说话,不过他看过好多故事书,在那些书上,什么东西都会说话,所以他现在听见蛾子说话不觉得怎么奇怪。

蛾子在屋子里面走了一会,叹口气说:

“唉!真讨厌!现在是什么时候都不知道。”

南南看他着急,就对他说:

“现在十四点多钟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是十四点多钟。真奇怪,他听见他自己就这么说了。(他这是不是在乱说话?)

蛾子听南南这么回答,急得跳了几跳,说:

“哎呀!不早了,我要看戏去了。”

南南记得蛾子是欢喜灯光的,连忙改正他的话说:

“不对不对,你不会看戏。你应该说是看灯光去,你是欢喜灯光的。”

蛾子很生气地喊着说:

“我会看戏!我要看戏,我要看戏!”

南南坐起来,正要对他讲道理,突然听见天花板上一个声音喊:

“我也要去看戏,等一等我!”

原来天花板下悬着的一根绳子上倒挂着一只大蝙蝠,是蝙蝠在说话。蝙蝠轻轻地跳下来,对南南笑笑,而且向南南鞠了一个躬。他是一只漂亮的蝙蝠,穿着一件很干净的黑大衣,头发梳得很光滑。南南一连看了他几眼,觉得好象在哪儿见过他。他的脸孔象南南的大叔叔,他们都同样有一个尖下巴,和一个露着鼻孔的小鼻子。

蛾子对蝙蝠说:

“咱们都去听戏,不让南南去。”

南南急了,连忙从床上跳下来,说:

“我要去,谁说不让我去!”

蝙蝠连忙退后一步,又向南南鞠了一个躬,说:

“好,我带你去,可是你得听我们的话。你抱着我脖子,我们‘呜--’地一下就去了,好不好?”

南南很高兴,说:

“‘呜--’地一下就去了,好,好,好!”

他戴上了帽子,就走到蝙蝠的背后去抱住了他的脖子。蝙蝠叫,“好,走了!”“呼”地一下他们就从窗子里冲出去了。蛾子在后面大声喊:“慢着点儿,等等我!我太胖了,飞不动。”他一边喊一边直喘气。蝙蝠说:“笨东西,快来!”南南爬在蝙蝠的背上,觉得很得意。

喝!他们飞得真快!只是“胡--胡--”,一会儿他们就看不见南南住的院子了。天上是蓝蓝的,一颗颗星星象红色的珠子在各处闪光。他们从星星当中飞过去,从一团团的云彩当中飞过去。前面是蝙蝠和南南,后面是蛾子。蛾子老是“哎呀哎呀”喊叫。他一叫,南南就一笑。蝙蝠对南南说:“别乱动呀,你一动就弄得我痒痒。”

南南不听说,老是笑,老是在蝙蝠脖子上乱动。后来蝙蝠生气了,说:“我不带你了!”他用力一抖,南南就从他背上滑了下去。南南害怕极了,“胡--胡--”地往下直坠。地下很黑,什么也瞧不见,不知道他要坠多少时候才能坠到地面,坠到了地面还不知道要碰着什么。这一下可真把南南吓糊涂了,他的帽子也掉了,他的脑袋也晕了。他又不敢喊叫;就是喊叫,也没有人能来拉他一把呀!

“胡--胡--”也不知道掉了多少时候,后来,不知道怎么一下他就砸在一棵柳树上了。这一下很重,柳树大声一喊:“哎哟!压坏我了,讨厌!”他用力一弹,就把南南扔到地上去了。

还好,南南马上就从地上跳起来了。好象他身上什么地方都没有碰坏,因为他不觉得身上有什么地方疼。他想:“真危险,真危险!”他几乎又要笑了。

不过呀,他忽然听到一种可怕的声音,他就不敢笑了。有谁用一种尖声音在那儿说话,好象在商量什么似的说:

“逮住他!”

“他是南南,把他抓起来!”

“把他捉到我们洞里去!”

南南周围都是漆黑漆黑的。他看见黑暗当中有一些影子在闪动,他看见有几对绿色的圆眼睛在看他。他记起了爸爸的话。爸爸说过,狼的眼睛在夜里看起来是绿的。他想那一定是狼,就问:

“喂!你们是不是狼?”

黑暗中有声音回答:

“对啦!我们是。”

南南想了想说:

“你们是狼,我可不是南南。”

他害怕极了,连忙就想办法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他跑了几步,脚下忽然踢着了一堆草。他看不清楚,只觉得那堆草很长很厚,赶忙就钻进草堆里去。他以为 一钻进草堆里,只要不出声,狼就会找不到他了。

突然,他耳朵旁边有一个声音喊叫:

“哎哟!把我的胡子扯痛了!”

这一下可又把南南吓了一跳,他连忙从草堆里爬出来。那草堆站起来了,而且咳嗽。原来那不是什么草堆,那是一个长着长胡子的老人。他满脸都是胡子,只有眼睛和鼻子没有长胡子。南南看了好半天才看出他是一个人。这个老人就是我们要说的胡子伯伯,不过南南还不认识他。胡子伯伯摸摸自己的下巴,对南南说:

“你这个小孩,你看你多调皮!我在这儿睡觉,你为什么要扯我的胡子?”

南南说: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的胡子,我以为那是一堆草。刚才,狼要捉我,我害怕,想找一个地方躲一躲。”

这时候,狼又在叫了:“赶快把南南捉住,赶快把南南捉住!”南南很惊慌地对胡子伯伯说:“你听,他们来了,怎么办哪?”胡子伯伯说:“别害怕,我是胡子伯伯,狼都怕我。我不许他们捉你,他们就不敢捉你。”胡子伯伯握住了南南的手。他的手真暖;一被他握着,南南全身都暖和起来了,而且很奇怪,南南的胆儿也变得大起来了。

胡子伯伯就对狼说:

“我是胡子伯伯,我说你们不许欺负南南。你们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要用手杖敲你们的脑袋。”

狼说:

“别敲,别敲!您别生气,我们不欺负南南就是了。”

胡子伯伯又对狼说:“你们回洞里睡觉去吧。”狼说:“嗳,嗳!”于是,黑暗里的那些绿眼睛就都不见了。

胡子伯伯把南南拉起来,说:“咱们去玩儿,好不好?”南南说:“好。”于是胡子伯伯带着南南就飞快地往前面走。一会儿他们就到了一座高山的顶上。这山真高,山下的树看起来只象一根根的小草,山下的房子看起来只象一个个火柴匣子。山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几十只老鹰站在石头上。老鹰们看见了胡子伯伯,马上就都躲到石洞里去了。胡子伯伯找到一块大方石头,就和南南一起坐下了。胡子伯伯说:“南南,我想你肚子饿了,是吧?”南南点点头。胡子伯伯从大袍里拿出一块月饼来递给南南,南南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月亮长大了些,光也亮了些。南南觉得很快活,他一面吃月饼一面看胡子伯伯。胡子伯伯的胡子真是又多又长,除了眼睛和鼻子外,他整个脸都被白胡子包住了,连嘴都被胡子包住了。他说话的时候,还得用手去把嘴边的胡子撩起来,话才说得清楚。而且胡子一直拖到地上,把他身子也裹住了。南南想,“如果他没有衣服,这胡子可以当做一件长袍。”

胡子伯伯说:

“南南,你是不是觉得我胡子很长?”

南南说:“是的,我以前就没有看见过这么长的胡子。从前,我为什么没有看见过你呢?”

胡子伯伯说:

“因为我生得很丑,我不大出来。再说,就是过去你遇见了我,你也不乐意看我。真的,我长得很难看。你讨厌我,是不是?”

南南又看了看胡子伯伯,觉得他实在是一个非常和气的老人,虽然胡子多一点。但是他那白白的胡子象一大把毛线,怪好玩的,也并不令人讨厌。南南说:

“不!我看你不丑,我不讨厌你。”

胡子伯伯呵呵地笑了,他很高兴地拍拍南南说:

“小孩们都不讨厌我,因为我喜欢小孩。南南,你是不是在想我的胡子为什么这样长?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讲我的胡子的故事,好不好?”

南南最欢喜听故事,喊着说:

“好!请你快讲吧!”

于是胡子伯伯就讲他的胡子的故事,讲他的胡子为什么这么多,又这么长。下面就是这个故事。

从前,我是一个调皮的小孩,和你一样,脸上一根胡子也没有。有一天早上,我在一棵大树下捉蛐蛐儿,我忽然听到树上有几只鸟儿在说话,我就偷偷听他们说什么。原来是一只老喜鹊在对小喜鹊们说话,她说:

“孩子们,再过几天你们就要学飞了。今天下午我就动身到快乐谷去,向巨人为你们一个要一身好看的羽毛,和一对好翅膀,好让你们学飞。”

一只小喜鹊说:

“带我到快乐谷去吧,听说快乐谷好极了,那儿有各种各样的玩具,还有糖果,还有点心。我想去玩儿。”

另外几只小喜鹊也都叫道:

“我也去,我也去!”

老喜鹊说:

“你们现在不用着急。以后你们学会了飞,咱们一家就都一齐飞去。那个巨人待我们好得很。你要吃虫子,他就给你虫子吃。你要吃麦子,他就给你麦子吃。 你要什么他就给你什么。不过,孩子们,一定要等到你们自己能飞了,才能去。 妈妈现在带不了你们。好好等几天吧,妈妈去了马上就转来。”

我听说快乐谷是那么好,要什么有什么,我想弄一点糖和玩具,就大声对树上的喜鹊说:

“带我去!”

老喜鹊伸头看看我说:

“你是谁?你又不是喜鹊,我不带你去。”

我说:

“老喜鹊,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爬上树来把你们的小喜鹊都捉走。”

老喜鹊慌了,连忙说:

“你这个调皮的小孩,不许捉我的小娃娃!我带你去,但是你不能飞,怎么办呢?”

我想了一想,说:

“我跟着你跑好了。你慢慢飞我快快跑。你要看我掉得太远了,就停下来等我一阵,好不好?”

老喜鹊说:“好,马上就走吧。”

于是我就跟着老喜鹊出发了。她在天上慢慢地飞,我就撒开两腿跟在她后面跑。她看见我掉远了就停下来等我。等我跑到了她身边,她才再又往前飞。这样 我们不知道走了多远,后来就到了一条河边。河很宽,喜鹊一下就飞过去了。

我怎么办呢?我想跳到水里游泳过去,我又怕我的力量不够,游不到对岸。这时候,一条鳄鱼张着大嘴向岸边游过来了。他叫:“我饿了,我要吃一个调皮的小孩,我要吃一个调皮的小孩!”我就越发不敢往水里跳了。怎么办呢?后来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脱下一件衣服,扔到水里去说:“给你调皮的小孩吃吧!”鳄鱼信真了,以为那衣服真是一个小孩,回转身就去咬那衣服。我一下就跳到他背上骑着他了。我用力在他背上捶了几下,说:“快把我送过河去,不然我还要揍你。”鳄鱼说:“哎哟,哎哟!别揍,别揍!我送你过去就是了。”于是他就向着河那边游去。我骑在他背上真舒服,真有趣,一会儿我就到了对岸,上了岸。

喜鹊站在一块石头上等我。她看见我骑在鳄鱼背上过来了,就对我说:

“你这个调皮孩子,真坏!”

后来,我们又往前走。后来,我们就到了快乐谷。我看见喜鹊说的那个巨人了。他又高又大,站在谷口,象一座宝塔一样,我要仰着脑袋才能看见他的脸。他两只眼睛象两只圆玻璃灯笼,亮闪闪的。他满脸都是黑胡子,每根胡子有电线那么粗--那模样真是可怕。

喜鹊好象不大怕那巨人,她飞到巨人的肩头上站着说:

“我们的大朋友巨人,我的五个孩子现在都长大了,过几天他们就要学飞,我想给他们一个弄一身好看的羽毛,和一对强健的翅膀,好让他们学飞。您让我到谷里去取这些东西,好不好?”

巨人说话的声音象铜钟敲起来那么响,嗡嗡咙咙,震耳朵极了。他说:

“好呀,欢迎呀!你们可怜的小鸟是快乐谷最欢迎的客人。”

喜鹊说:“谢谢您!”她就飞进快乐谷里去了。

一会,我学着喜鹊的腔调也对巨人说:

“喂,喂,巨人呀,你听见了没有?还有我,我也要进去!我要糖,还要玩具。”

巨人低下脑袋来看了看我,说:

“不,不成!你是一个调皮的小孩,不懂礼貌,还专门欺负小鸟,专门戏弄狗和猫的坏小孩,我不能随便让你进去,除非你替我做些事才行。”

我问:

“没听说过,还要做事!那么,好吧,你说,做什么事呢?”

“这儿有一堆麦子,也算不清有多少斗,你去把它磨掉。如果你把它磨完了,你就可以进去,愿意拿什么东西就拿什么东西。如果你磨不完,干到半截要求不干,我不但不答应你进快乐谷,而且要把你扔到井里去,再也不让你出来。你敢不敢试一下?”

我想,磨一堆麦子有什么难,就大声说:“敢!”

巨人笑了一笑,说:

“好,你还不错。以后凡是你磨掉一斗麦子,你脸上就长出一根胡子来,将来我一看你脸上有了多少根胡子,就知道你到底磨了多少斗麦子。现在你就去磨吧。”

巨人带我到一个磨坊边,我就进去了。磨坊里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石磨和不多不少的一堆麦子。我就开始推起磨来。那堆麦子真怪,不管你磨了多少斗,只要你打一个呵欠或者叹一口气,它就还了原,变成原来那么多。我磨了好几次都失败了。因为我一累就要打呵欠。一打呵欠,麦堆就变成原来那么多,等于没有磨。我心里实在难受。我想不打呵欠,就不小心要叹一口气;不叹气,又要打呵欠。所以,磨了又磨,麦子还是那么多,一点也没有减少。

我脸上的胡子可是长了不少。后来有一天,我脸上的胡子长得都快把鼻子遮住了,可是麦子还是那么多,我就急得哭起来了。我哭得很伤心。我没有想到这件工作是这么难做。我又不敢停止不做。因为,要是我干到半截不干,巨人就要把我扔到井里去。我越想越难过,越哭声音越响了。

忽然,我听见一个声音对我说:“别哭,别哭,调皮的孩子。”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蚂蚁,站在靠石磨很近的一面墙壁上对我说话。我说:“我就要哭,这堆麦子老是磨不完!”蚂蚁说:“你别着急呀,听我说吧,你是一个勇敢的孩子,虽然你有些调皮,也不大懂礼貌,可是我们很喜欢你大胆。我们现在愿意帮助你一下,我们送给你一块快乐胶。你用快乐胶把嘴胶住,以后,你就只想哼歌儿,你就再也不会打呵欠,不会叹气了。”我听了他的话,心里觉得很高兴,我说:“真的吗?赶快,请你快给我去找一块快乐胶来吧,谢谢你!”那个蚂蚁就慢慢爬下墙壁,爬进一个洞里去了。过一会,他同别的六个蚂蚁抬了一块树胶出来交给了我。

我就用快乐胶胶住了我的嘴。果然不错,马上我心里就变得快活起来了,以后我就不打呵欠,也不叹气了。我不断小声哼唱着,愉快地劳动着。过了两天,那堆麦子就被我磨完了。

等巨人来看的时候,麦子早已没有了。他想数我到底磨了多少斗麦子。看看我脸上,那胡子实在太多,他觉得不好数,就对我说:“进去吧,你这个小家伙真厉害!”

于是我走出了磨坊,进快乐谷去了。

听到这儿,南南忍不住开口说:“那个蚂蚁真好!以后你的胡子就这么多了吗?”胡子伯伯点头说:“就这么多了。”

南南又问:“你那嘴怎么样了呢?你嘴不是给快乐胶胶住了么?”胡子伯伯说:“是啊!我的嘴变小了,说起话来有些不大方便。”南南说:“可是你现在说得挺好了,是什么道理呢?”胡子伯伯笑着说:“你听我讲,这故事还没有讲完哪。”于是他又接着讲下去。

下面就是胡子伯伯故事的下半截。

我嘴变小了以后,就不能大声乱喊乱叫了。我进快乐谷的时候,心里想笑,但是因为嘴变小了的缘故,只能嘻嘻笑两声,就是不能哈哈大笑。

告诉你,我一进快乐谷就看见好几百只喜鹊在那儿飞。我听见当中有一只喜鹊喊我,看了半天才认出她是那只老喜鹊。我听她讲才明白。原来她的小喜鹊已经长大,小喜鹊又生了小喜鹊,小喜鹊的小喜鹊现在也长大能飞了,现在他们大家一起飞到快乐谷来玩,怪不得看起来有这么多的喜鹊。

那些喜鹊看见我就一起喊:

“欢迎胡子伯伯!”

从那时候起,别人就都叫我胡子伯伯了。

他们欢迎我,我不能大声回答他们,我只有“嗯--嗯--”地向他们点点头。他们都笑了起来,学我,“嗯--嗯--”。

快乐谷里头好吃的东西真多极了,什么牛奶糖、鸡蛋糕、香蕉、桔子、苹果,样样都有。玩儿的东西也多极了,什么轻气球、小火车、布娃娃、笛子、铜鼓、皮球……也是样样都有。我每样都拿了好多,都装在我这个大袍子里面。东西太多太沉,把我的背都压驼了。      不过我现在不怎么喜欢这些东西了。糖,我觉得太甜,我吃不了许多;玩具,我也不大想玩儿,因为我长了这么多胡子,没有从前那么欢喜玩儿。而且,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也要不了,还把我压得很难受。

怎么办呢?后来我就把那些糖果和点心送给小孩们吃去,把那些玩具送小孩们玩儿去。嘿嘿!他们得到了这些东西就高兴,就呵呵呵地笑,我看他们高兴我就觉得高兴;我看他们笑,我就忘掉了一切,忍不住大声笑起来。

这么一下就好了。我大声一笑,我的嘴不知不觉就张大了一点。于是以后我就到各处走,把这些东西送给各处的小孩。我时常同他们在一起笑,渐渐我的嘴就快还原了。再过不了多少时候,我的嘴就可以完全还原了,甚至比原先还要好。你懂不懂?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又能大声说话的道理。

现在我很高兴,因为小孩们喜欢我,我也喜欢小孩们。我越想越高兴,现在我又忍不住要笑了……

胡子伯伯说到这儿就真的大笑了起来。      南南问:

“现在你又笑了,你的嘴是不是又张大了一些?”

胡子伯伯说:

“大了好多,你看。”

南南看了老半天,也没有看清楚他的嘴到底有多大。因为他的胡子实在是太多,把他的嘴都遮得看不清楚了。南南就不想再看了。他相信胡子伯伯的话,他相信那嘴是真的又张大了一些。

南南说:“胡子伯伯,咱们玩儿什么呢?”胡子伯伯说:“你要玩儿什么呢?” 南南说:“我要看戏,看戏好不好?”

胡子伯伯拍手说:“好极了,好极了!我的大袍里头装有一座小戏院。等等,让我把它拿出来。一会儿咱们就有戏看了。”南南喊:“好极了!快一点吧!”胡子伯伯说:“不要性急,马上就出来了。”

胡子伯伯伸手到他的大袍里,摸出了一个小纸匣子。他把纸匣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房屋模型。那是一座小戏院。一座多漂亮的小戏院啊!红的墙壁,无数的小灯,大门口贴着好多红的绿的画片,大门口还有石台阶,石柱子,和石栏杆。南南看着它,不由得嘴都张开了。

胡子伯伯把小戏院放在一块大石头上,他就弯着腰对那戏院的大门吹气。一会儿那戏院就胀大起来。胡子伯伯继续用力吹,那戏院就越胀越大。最后,那戏院就变成一座真的戏院了。戏院里有音乐声传出来。胡子伯伯说:“不早了,咱们进去吧!”

戏院门口有一个大钟,铛铛铛的敲了好几下。南南也数不清那到底是几下,就跟着胡子伯伯走到里面去。里面真美呀,地板上还铺着好厚的地毯。南南觉得脚底下很软,就故意跳了几下。因为有地毯,他跳得一点也不响。音乐真好听,

“丁丁冬,丁丁冬”直响。南南几乎都想开口唱起来。不过他没有真唱,他想在戏院里唱歌只有演员才可以,他不是演员,就不可以了。

不知怎么,蝙蝠和蛾子也来了。好象他们还是先来的。他们站在戏台下面,一看见南南和胡子伯伯,他们就笑了起来。蝙蝠很有礼貌地向南南和胡子伯伯鞠躬,说:“你们来了?”

南南已经忘掉了刚才摔跤的事,回答说:“来了。”

蛾子喘着气走过来对南南说:“来,来,你,你们的座位已经预备好了;在,在那边,请坐下吧!”

南南一看,原来戏院当中摆着两把很高的椅子。南南和胡子伯伯走到那椅子旁。那椅子有桌子那么高,每把椅子上都贴着一张纸条。一张上面写着,“给南南坐的”;另一张上面写着,“给胡子伯伯坐的”。果然是为南南和胡子伯伯预备的。

南南说:“我爬不上去。”胡子伯伯说:“我也爬不上去。咱们去借一架梯子 来吧。”

“第于--第于--”突然戏台上吹了几声哨子。有人喊:“开演了!”南南连忙回过头去看。戏台上朱红色的绒幔子拉开了。台上有四个紫色的圆灯吊在一起,象一串葡萄一样,发出美丽的光辉来。南南的眼睛都有点发花了。戏台后面

“咚咚”地敲着鼓,一群穿着彩色的跳舞衣的女孩子跑了出来向台下说:

“欢迎南南上台来演戏!”

南南大声回答说:

“我又不是演员。”

女孩子们说:

“你是的,快上来吧!”

南南说:

“真的吗?好!等一等,我这就来!”

他就向着戏台跑去。他听见胡子伯伯又呵呵地笑起来。女孩子们在台上“啪啪啪”地拍起手来。蛾子和蝙蝠走过来,把南南抬起来送到了台上。台上马上挂 出了一张纸条:“今天的戏是《快乐谷》。”

南南看了看纸条,说:“快乐谷吗?好极了。我来装扮胡子伯伯,蝙蝠来装扮喜鹊,好不好?”大家都说:“好,好,好!”南南就喊:“蝙蝠!”蝙蝠不回答。 原来蝙蝠一个人正在戏院里乱飞。他一下高,一下低,飞得快极了。别人喊他,他好象没有听见一样。

南南又喊:“蝙蝠!你来不来呀?”蝙蝠正从他头顶上飞过去,说:“嗯?”他还是不停下来。一会儿他撞着了天花板,“丁咚”一响。南南生气了,说:“不要你演了,让你去撞吧!”蝙蝠好象胡闹得很高兴,飞得更加起劲了。

胡子伯伯不知怎么坐上了那把高高的椅子。他踢着两腿,大声喊:“快--快--开--演!”

南南说:“好,来了,来了!”

一个梳双辫子的女孩子说:“南南没有胡子,不象胡子伯伯,怎么办?”蛾子在台下说:“有办法!去找一枝笔来,我来给他画胡子吧。”南南听了很不愿意, 说:“画胡子,我就不来了,把脸画脏了怎么办?”梳双辫子的女孩说:“好,不画了,不画了,不要生气。”

一会,那群女孩子拉起手来,连成了一个圆圈,把南南围在当中。她们环绕着南南舞蹈起来,嘴里唱:

“南南没有胡子,

南南是一头驴子。”

胡子伯伯在椅子上大笑起来,使劲踢着两腿,喊着说:“我的嘴又张开了一点,我的嘴又张开了一点!我真快活,我真快活!”

“南南没有胡子,

南南是一头驴子。”

大家正唱得高兴的时候,南南忽然看见玻璃窗外面有好几对绿眼睛在向里看,他想,“狼又来了。”就对外面说:“狼!是不是你们又来了?”果然,是狼又来了。他们在窗外回答说:

“对啦,是我们又来了。我们肚子饿了,我们要吃驴子。”

南南就喊胡子伯伯:

“胡子伯伯,狼又来了,在窗子外面。他们还说要吃驴子。”

胡子伯伯就对狼说:

“你们这些坏家伙,不许在这儿吵,快回洞里睡觉去吧!不然,我就要用手杖敲你们的脑袋!”

狼在窗外说:

“您别敲,我们这就走。”

一会,南南又看见玻璃窗外面有几对眼睛在往里看,他又喊胡子伯伯:“狼还没有走!”胡子伯伯很生气,就对外面喊:“你们这些狼,干吗不听我的话!”

外面有声音回答:

“我们不是狼,我们是小毛驴、小马和小羊。我们要看戏。还有我们肚子饿得叫起来了。”

胡子伯伯说:

“是小毛驴、小马和小羊么?好,给你们一个一块糖吃吧。”

于是他从大袍里掏出一大把糖来,有牛奶糖、花生糖、桔子糖、巧克力、芝麻糖……各种各样好吃的糖。他喊:“接着!”小毛驴他们把窗子推开,伸进手来。胡子伯伯把糖丢在他们手里,他们就把手缩回去了。过一会,小羊又伸进手来, 说:“还要吃。”胡子伯伯说:“吃多了糖,牙齿会疼的。再给你们一个一块,以后再不许要了。”于是他又扔了一把糖到他们手里,他们就把手缩回去了。

胡子伯伯向台上说:“大家都吃糖吧!”他抓出好多把糖向台上撒去。台上的演员都停止了演戏,弯着腰捡糖吃。南南也吃了好几块胡桃仁糖。吃完了以后,他们接着又跳舞,唱歌。这次,南南也跟大家唱了。

孩子们唱:

“南南没有胡子,

南南是一头驴子。”

南南却这样唱:

“南南没有胡子,      南南不是一头驴子。”

这时候,小毛驴他们都跑进戏院来了,喊:“唱得好,唱得好,大声一点唱!”

胡子伯伯说:“不要唱了,我们来吹喇叭吧,吹喇叭真有意思。”

接着他就跑到台上来了。南南和女孩们都拍手欢迎他。他说:“大家都来吹, 咱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有一支喇叭。”他从大袍里取出了好多喇叭;都是五彩的,上面画着许多古古怪怪的花纹。每个人都拿了一支喇叭。南南也拿了一支喇叭,不过他没有拿到嘴边去吹。他想:“这声音一定很大,会把耳朵震聋的。”

胡子伯伯说:“看着,我吹喇叭了。”他就把喇叭举到嘴边去吹。他的脸鼓得很大,胡子都一根根竖起来了。吹了好久,可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吹出来,大家都笑了。胡子伯伯说:“别笑,别笑!”他又用力一吹,“布!”一个橙黄色的轻气球从喇叭里飞出来。大家都拍起手来,叫:“好,好,好!”

于是大家都举起喇叭来吹。“布,布,布!”无数轻气球从喇叭里飞出来。大的、小的、长的、圆的,各种各样颜色的轻气球飞满了戏院。胡子伯伯又从大袍里抓出好几把糖来分给大家吃。

大家就这样吃啦,玩啦,说不出的快活,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后来,蛾子突然叫:“有几颗星星坠下去了,天快亮了,我困了。”南南抬头一看,戏院的屋顶原来是玻璃做的,他一眼就看见了上面挂满了星星的天空,而且正赶着有两颗星星往下掉,也给他看见了。他想,“是不早了。”就打了个呵欠。

大家还在笑,还在闹,不知道怎么南南就闭上了眼睛。后来,胡子伯伯就把南南抱在怀里,轻轻地摇他。胡子伯伯说:“南南好乖,南南困了,南南的眼睛睁不开了。”摇,摇,摇,后来南南就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胡子伯伯把南南送回了家。南南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他自己好好地睡在小床上,窗子也关得好好的,胡子伯伯已经走了。南南想:“胡子伯伯现在大概是到别的地方跟别的小孩玩儿去了,过几天他还要来跟我玩儿的。”对的,我们也是这么想。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