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天使

    天使最初是一个男孩子。
    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男孩子。
    每个孩子生下来的时候,都会血肉模糊。但这个男孩子不是这样。当妈妈经过痛苦的阵痛将他生下来的时候,他全身光洁,没有一缕血丝,连接他的新生命和妈妈体内的胎盘的那根脐带,也明亮光洁。
    “一个奇怪的孩子。”妈妈说。妈妈怀着复杂的感情,把孩子抱在怀里。
    孩子在妈妈的身边一天天长大。孩子的身上总是干干净净。他的衣服哪怕穿得破烂不堪,也不会有任何污渍。孩子用明亮的眼睛看着一切,很少说话。孩子从不发脾气,也不哭不闹。他是那么乖巧懂事,从来不惹妈妈生气,不和邻居的孩子们打架。他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安安静静的,用明亮的眼睛默默地注视着一切。
    一天,楼上的邻居打扫卫生,把垃圾从楼梯上往下扫,全堆到了男孩子家的门口。妈妈下班回来看到了,很生气。妈妈跑到楼上去找邻居家论理。楼上的邻居不仅不认错,还破口大骂,妈妈气不过,也跟邻居对骂。就在这时,孩子从幼儿园回来,看到两个女人在吵架,他吓坏了。孩子靠墙边站着,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两个吵架的女人,一颗颗又大又亮的眼泪从孩子的眼眶里滚出来。妈妈和吵架的邻居立即感到难为情,相互道了歉,不再吵架了。
    还有一天晚上,一个入室行窃的强盗从窗口翻进孩子的家里。那天晚上爸爸妈妈出差去了,家里只有孩子一个人。强盗撬里屋大橱的抽屉,悉悉索索的声音把孩子惊醒了。孩子从床上爬起来,慢慢走进里屋。那天晚上月光又大又亮,强盗为了看清抽屉上的锁孔,把窗帘拉开了,月光从巨大的玻璃窗照进屋里,使房间亮如白昼。当孩子出现在洒满月光的房间里时,强盗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仿佛惊呆了。
    “叔叔,你在找什么东西?要我帮忙吗?”孩子问道。他的声音在月光中响起,仿佛钢琴上滑出一串华彩的乐音。
    手持锥子和锤子的强盗像是被巨大的神秘力量震慑了,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儿,强盗总算镇定下来,对孩子说:“刚才叔叔是在帮你们把锁修修好。现在已经修好了,叔叔走了,再见。”强盗急忙翻身跳出窗外。
    十六岁,男孩子长成了一个美少年。
    他成了所有女孩子和男孩子心中的偶像。排座位的时候,女孩子们争着抢着要坐在他的身边。打篮球的时候,学校的男生都愿成为他的队友。他英俊,潇洒,成绩非常拔尖。他德、智、体全面发展。所有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完美的、没有任何缺点的男孩子。
    开始有女孩子偷偷地向他递情书了。
    接到第一封情书的时候,他的脸红了。给他写情书的是他非常喜欢的红头发姑娘。他们曾经一起上过幼儿园和小学。有一次放学后,天上下雨,男孩子没有带伞,他们曾经共同撑着一把花雨伞走过青石板的小巷。沙沙的雨声和青石板上他们清脆的脚步声,是那个雨季最美丽的歌。
    男孩子把情书夹进自己的日记本里。他在明媚的早晨跑进开满鲜花的原野,为红头发女孩采来一束洁白的雏菊。
    红头发女孩把发烫的脸埋进洁白的花丛中,她小小的胸膛里充盈着雏菊的清香。
    然而,另一个黑眼睛的女孩儿也爱上了男孩子。当她看到男孩子给红头发女孩子送花的时候,黑眼睛女孩儿嫉妒得发狂。
    黑眼睛女孩儿发誓要把男孩子争夺到手。
    她不顾一切地冲上来,揪住红头发女孩美丽的红头发。红头发女孩尖叫着,奋力反抗。两个女孩子扭作一团,嘴里不断发出凄惨的尖叫声和不堪入耳的辱骂声。她们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长长的指甲印,她们披头散发,衣衫不整。那一束洁白的雏菊七零八落,被她们的脚步践踏得满是污垢。
    当两个女孩子最终平静下来的时候,她们看到男孩子正流着眼泪,一片一片小心地捡拾着地上雏菊破碎的花瓣。男孩子的美丽和忧伤让两个女孩子羞愧得无地自容。
    从那天起,班上再没有哪一个女孩子向男孩子表达自己的感情。虽然男孩子依然热情地照顾大家,虽然男孩子依然那么优秀,那么帅气,但在女孩子们看来,他仿佛被一种神秘圣洁的光包裹着,让凡人不敢轻易接近他。
    许多年过去了。
    当年的孩子们都长大了。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一天天变老。皱纹爬上他们的额角和脸颊。曾经在篮球场上生龙活虎的男孩子们挺直的背脊慢慢佝偻,曾经如花似玉的女孩子们都变成了老太婆。
    惟有这个男孩子仿佛永远没有变老。他的皮肤还是那样光洁,他的眼睛还是那样明亮,他的脚步还是那样轻盈。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头发慢慢变白了,变得像雪一样白,所有的人看到他,都会以为他永远是16岁。
    男孩子后来当了医生,专心救治和护理那些身患绝症的临终病人。下班后,他就独自在街道上徘徊,救助那些流浪的动物。退休以后,他在海边买了一所房子,那儿的房前屋后、山坡小径上长满了美丽的花朵。那儿曾经是一个荒凉的小岛。男孩子把它买下来之后,每天从早到晚在小岛到处撒播花籽,让那儿成为了一个花朵的天堂。
    他还是像过去一样容易流泪。好在他每次流过眼泪之后,眼睛依然明亮如昔。从他的眼睛里,任何人都看不到悲伤,看不到岁月的痕迹。
    但男孩子一直是孤独一人。除了岛上的孩子和身患绝症临终的病人、需要救助的流浪动物,没有人愿意接近他。因为大家都怕看他纯净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像从未照过影子的清亮山溪水,看到他的眼睛,人们会无缘无故地觉得羞愧。
    最后,男孩子变了一个孤独的老人,一个有孩子般的脸容和朝露般纯净眼眸的孤独老人。
    那个冬天,岛上非常寒冷。大雪来得迅猛,封住了岛上的所有道路,也把平时来听老人讲故事的孩子们堵在了家里。他早已经不到医院去上班了。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现在也需要临终安慰了。
    但没有人来安慰他。
    在遥远的某个地方,当年的红发女孩已变成风烛残年的老妇,正用没牙的嘴喝一碗稀粥,喝粥的声音响亮。她的儿子和一帮酒友在街边的火锅店里喝酒划拳,场面热火朝天。她的孙子正和伙伴们在操场里堆雪人,鼻尖上流着鼻涕,脸颊冻得红扑扑的。
    他的小屋里非常安静。
    在一种完美的寂寞里,他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在合上眼的那一刻,空气中仿佛有十六岁那个春天雏菊的清香,他的脸仿佛感觉了第一封情书的温度。他感觉到了心的疼痛。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但一切在刹那间都消失了。
    然后,是一片白色。
    风从海天之际吹过来。风吹动雪花快乐的舞蹈。在雪的旋舞中,有一群白色的精灵在唱歌。歌声中,他的灵魂飞升向上,一直向上。没多久,他便飞升到了云层的上面。他在云层上行走,感觉如此轻盈,没有留下任何脚印。云上的日子和尘世不同,是不会有脚印的。他看见天堂的门已经打开,有一个声音在宣布:一个新的天使诞生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