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长生不死的国王

    永生不死的苍天,你的药罐里没有失忆药,所以你无情不仁。
    ——题记
    在许久以前有一个王国,它的年轻的王子刚刚即位为国王。当时国内经济繁荣,人民生活安定祥和。年轻的国王每日处理完简单的政务后,就很清闲了。于是和所有的帝王一样,他开始追求传说中的长生了。
    国王派人秘密地在国内甚至国外打探一切有关长生的消息。短短一年后一个密探就从原始森林里带回来了一个巫师。巫师对国王说:“陛下,有一种药,可以使您得到永生,但是这种药要您所生的孩子的命做药引。”
    国王听此震怒,巫师不慌不忙地说:“我决不欺君,您吃掉一个孩子,便能得到这个孩子原本的寿命。不信请召您的国师来一问,他必也知道此秘法。”
    国王召来国师,问他此法真假。国师也知道国王满世界地寻找长生的秘诀,他惶恐地说:“臣知道。但此法只是个在巫界无可考的传说,臣也不懂如何施咒行法,故不敢向陛下说知。”
    国王笑笑,道:“那你可以去死了。”他将国师打入死牢,对巫师说:“从此你就是我的国师了。”
    巫师接受了这份荣职。他说:“不过陛下,这方法要求,当您吃下第一个孩子之后,以后的每个孩子,您都必须在孩子出生半年之内将其吃掉,否则,在陛下的身上将会出现可怕的灾难。”
    国王大笑:“联何惧之有!”
    年轻又野心勃勃的国王第二天开始即秘密地娶了许多王妃。一年后他的第一个儿子出世了。婴儿一出世就为国师抱进他那神秘的洞窟,做成了香喷喷的肉羹给国王当晚餐。可怜的王子、公主们,出生就是死亡。
    国王就这样吃下了他一个个骨肉。十年后,他仍然那么年轻有活力;二十年后,他仍那么年轻有活力。国王彻底相信国师了,每当他多获得一生的寿命,国师就获赐一屋子的黄金。
    国内人民都惊异他们国王的青春不老,开始认为国王真是天神下凡,为此都甚为欢喜和更为敬畏。王国的统治更巩固,气象更繁盛了。
    国王的秘密王妃们最后的下场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不管这个王妃有没有生下孩子,国王都不会让她活过十年。
    刚开始的十年,国王很喜欢娶漂亮的女子,但后来就不了。
    就这样过了五十年,国王平均每年都要吃下一个孩子。这样算起来,国王已拥有几千年的寿命了!于是他便暂时不再那么急于生他的孩子了。
    拥有天神般的国王的王国,国力日强。这一年,国王的军队一如往常地攻克了一邻国的都城。在城楼之顶,他俘虏了年迈的老国王。
    正当他得意非凡地睥睨新征服的大片疆土时,远方原野烟尘滚滚,仿似有千军万马压境而来!国王大惊。待得一会,看清来的竟是一大群的蛇!什么种类的都有,最大的蛇蛇身有宫殿的大圆柱那么粗。
    待蛇群来到近处,国王看到,中间前首一条大蛇之顶,坐着一个人,而当蛇群来到城墙下时,国王的心震颤了,他看到的是一个怎样的姑娘啊!
    坐在蛇顶上的那个人影已经站起来了,她是一个袅娜玉立的赤着脚的少女。她穿着兽皮编成的上衣和下装,浑身的肌肤耀着阳光,那是古铜色的健康和光泽。她的长发柔顺似细细的黑沙披肩及腰。如无星无月的夜空那般漆黑的她的眼瞳深处,似昊宇的神秘的幽邃。各种各样的小蛇缠绕在她的身上,穿梭在她的长发之间——多么诡异而奇美啊。
    国王痴痴迷醉地看着她,觉得她就是奇异大自然的女儿。
    国王知道,他遇见了他一生中见过的最美异的少女,世间最美异的少女!
    可是一刹那地,国王心里几乎本能地有一个冲动:他要离开,带着军队撤离这里,新的疆土不要了,他永远不再进入这个国度,见到这个少女。永远不再见这个少女!
    可是最终他没有走,他的腿动都没动。欲望和爱意的力量是无敌的,它会使人抛开一切的顾忌。
    国王并非傻子,他意识到如此不计其数的蛇他的军队是否对付得了。他朝少女喊道:“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少女轻轻地开口了,但每个人都清楚地听到了她的话,因为她的嗓音如流水、如天籁般动听迷人。她说:“我是被陛下所打败的老国王的女儿。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岂求陛下,释放了我的父王,我一定会报答陛下的!”
    国王年轻的心一直在“嘭嘭”地跳。他道:“我听说早年你父王生了个女儿,却听信佞人的谗言认为你是妖魔的孩子,要把她杀死于山野。这个女儿就是你吧?”说完后命士兵将老国王和他的王后押到城楼边上。
    老国王看到昔日被己抛弃的女儿,心里又是激动又是羞愧,他只是低着头。而蛇公主见到从小不见的父亲,眼泪已簌簌滑落。她道:“是的,是我。”
    国王指了指此时已是惊恐万状的王后,道:“是你的继母献的谗,你也要救她吗?”
    蛇公主道:“是的。我今日并没有死,就是她的罪孽没有犯逞。希望陛下也饶了她吧。”
    国王哈哈大笑,拔出他的配剑,一剑刺穿王后的胸膛。蛇公主见此急忙跪下,惶急道:“求陛下放过我父亲吧。”
    国王看着蛇公主美艳的容颜,心性早已跳跃至半颠狂,他大声道:“只要你答应与我回到我的王国,作我的妻子,我不但放了你父亲,还将整个王国还给你父亲!”
    蛇公主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又似乎早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是啊,以她的聪慧。可是令人惊奇的是,她居然仿似心底满是乐意、幸福似的,露出娇羞的样子。
    她的父亲,老国王此时却大喊:“不要!孩子,他已是百岁的妖怪了啊!”
    蛇公主道:“不要紧,父亲,我知道他的心是年轻的。”
    于是蛇公主随国王回王宫,他们结成了夫妻。
    国王对蛇公主的爱很深很深,蛇公主似乎完全能感受到似的。他们互相的爱是那么缠绵炽烈!犹如太阳与月亮,犹如中国的牛郎和织女。
    国王娶蛇公主为妻的第二天,他便召来国师——这国师已是原来巫师的孙子。问他有没有方法可令王后也长生不死。国师回答:“陛下,令王后也长生不死,实无他法。除非也用陛下的方法。”
    国王暴怒跃起,拔剑欲斩国师。是的,他可以令自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地残忍,但是,他所爱的姑娘,他的妻子,一定要是世间最善良的女子!
    国师跪下急道:“有一个法子虽不能令王后随陛下之长生,但可治其百病令其永葆青春。”
    国王道:“永葆青春?”
    国师小心道:“若令王后饮下陛下的破心之血,即可令王后一生不老。”
    国王道:“什么是破心之血?”
    国师颤颤巍巍道:“就是以匕首刺陛下之心而流出的血,但是这样,陛下也必然九死一生了。”
    ——不错,命在顷刻的国师只能说这样的蠢话了。
    一日,国王看到他书房枕下压着一封信,那是王后写的:夫君,我知道我们心底相连的忧伤是什么,从我甘心情愿嫁给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心底就洋溢起了奇异的幸福的感觉。我知道自己找到归属了,今生一定要和你在一起。而为了这,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忍受。等到我给你生一个孩子,十年之后,我就会心满意足、幸福地死去。让我们抛开一切的忧伤,快快乐乐地厮守十年,好吗?”
    是的,其实心底最难过痛苦的人,是王后。
    国王心底不止一次地暴发着一个冲动,他要向王后说:十年之后我们一起死去。但是,聊聊百年的至尊极欲并未令他彻底厌倦,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从小就胸怀的,征服马蹄所能踏下的每一片土地的理想,犹未实现!
    国王和王后,从此缠绵热烈地度过他们的每一天。
    一座美丽极乐的岛屿,在波涛汹涌、吞啮一切的大海上漂流动荡,不也是这样!
    王后提到了孩子,这隐隐恸颤了国王的一道心弦。但是之后王后一直没有怀孕的迹象,国王也乐得如此。人们就是这样,陷入了欲望,也就顾了不它将导致的什么结果了。
    仿佛是命运的安排,十年之期到了,王后也在这时怀孕了。
    他们夫妻的心都是那么地悲痛。
    可是在孩子出世时,王后却难产了!
    国王看着即将在凄绝的痛苦中死去的王后,执起匕首,朝自己胸口扎下了十年里未敢扎下的一刀。他极力把握力道,破心之血流出,滴进王后口中,于是在一片安然里,一个小王子出世了。
    心微损的国王不过感到了前所未遇的痛苦。国师和御医为其作了最完善的治疗便无大恙了。
    接下来,王后的心里满是甜甜的阳光了!有了孩子并且可以一世不老地陪在丈夫身边,哪个女孩不以此幸福?
    小王子眉宇间,透出王后与国王容貌的融合。天上的星辰、地上的珍宝,在抱着小王子的王后眼中都暗淡无光了。
    国王并非只从如今的小王子身上感受到亲情。他看着小王子,想起了自己以前所有的孩子。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分别,都是他的孩子!
    可是人的心有时候会是莫名的奇怪。他可以吃掉自己其他所有的孩子,但怎能将自己心爱女人的孩子也当腹中食!
    国王挥剑深深斩入陛阶,跪下大吼:“决不!无论会有何灾难,决不!”
    半年之期到了。国王还是吃下了小王子。
    人受到的痛苦到了一定的极限,人就会晕厥。但国王没有晕厥,在他身上的是各种极致的痛苦的叠加,他无比清醒地感觉到极致之后的极致,而那也引发了精神上无伦的恐惧和痛苦。可怕的不是痛,而是心灵的恐惧!
    全国上下都知道小王子被潜进王宫的野狼刁走了。
    经过此事,国王的灵魂已经受了凄厉惨绝的一刀,他的伤口巨痛恒久不愈!他时常梦见他的孩子们在呼叫着他。
    他从此不再与王后同住一夜。是啊,当时人们对孩子的来源无什所知,小孩子要来就来谁能阻止呢。
    长久未从悲痛中走出来的王后,或许她心灵的上善良药,就是重新孕育另一个孩子。但是她不知道,她不明白。国王抚弄她长发的手仍是那么轻柔,他的嗓音还是那么欢快灿烂。她清晰地感到国王对自己的心从没有变,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已经不灵了,自己已经失去他了?
    但是她没有问。国王也没有说。
    一天夜里,一条大蛇潜进后宫,它是王后的蛇母,是它当年救下了还是婴孩的王后,将她抚养长大。
    在幽暗的寝宫里,王后紧紧地抱住她的蛇母,抱住她在这世间唯一可以倾述苦楚的亲人。
    善良的蛇母是有魔力的,它知道一切事情的真相,但是它什么也没有说。它只是问王后,要不要跟她一起离开,回到她们的家。
    王后自是不肯。
    于是大蛇离开。其实它也知道,王后之于国王,就是上天送给国王的一份礼物。
    从此没有一夜安枕的国王,却任由这样的日子过了下去。是的,他贪生,他贪婪于王后的姿容!他已重创的、畸形的灵魂,总自觉死后必无善果,死,就是与妻子的诀离!
    他甚至想到死后他们一家三口相聚的一日,他害怕,他害怕!
    国王仍是自私的。
    二十年过去了。
    一个雨夜,王后在她的寝宫里,默默地用一道白绫,剥离了自己的生命。她的遗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等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甚至不能确信你依然爱我。但是,我永远爱你,不管今生来世。。
    王后静静地躺在陵台上,她的身上铺满了鲜艳昳丽的花朵。国王看着妻子依然年轻动人的容颜,再次执起匕首,用尽全力狠狠地刺入胸口。
    可是,他虽然感到死亡的痛苦,他却没有死!
    他死不了!
    当初的巫师对他说“长生不死”,但并没有说是这样的“不死”!
    可是人生已毫无乐趣,罪衍已如斯之深重!他害苦了妻子一生,妻子已逝,他自己怎能独活,怎能不死!怎能不死!!
    国王疯狂了!疯狂了!!他服毒、断头、焚身、溺水、挖心、跳崖、以身喂兽、受诅、中蛊、抽魂……他试尽天下死法,不过令其感遭到各种的肉身之痛与灵魂之怖,他还是死不了!
    国王牵暴怒于巫师的玄孙——当今国师,但是他逃了。
    国王的心中唯剩无极的痛苦,唯有用死亡才能得以解脱的无极的痛苦!
    于是,他在一夜之间,衰老了,从一向二十多岁的身体和容貌,衰老到他如今岁数应有的老态。
    可是他依然健康,他还是死不了。
    他吃下的他的孩子总共有五十一个,假使一个孩子的寿命为六十岁,那他就还有近三千年的寿命!他还要在无边痛海漂流三千年!
    每当国王想起这个,他就要发狂,就要杀人!
    这时王国的统治早已摇摇欲坠。无论刚占领的还是王国本土,都有暴乱连锁发生。
    国王对权力、荣誉、享乐,早已不感兴趣,他对世间没有野心了。他的野心只有一个:死。
    他对全天下征求死之法。有一个医生来了,他从他的药罐里拈出一颗药丸,说:“陛下,这是一颗天神所赐、天上人间最珍贵无匹的奇药,它能给人带来新的生命,令陛下重震王者之雄风,平定天下疆土战乱。它是一颗失忆之药。”
    “哈哈哈!”暴发出狂喜的笑声,国王吞下了药丸。
    然而那并非是一颗失忆之药,或者说,那次品失忆药只不过令国王短暂地醉死了——他沉睡了一百年。
    一百年后的一个夜,当国王从一座荒山之顶再次醒来之时,他的王国早已没有了,世间也已大变。
    现在的他更老了。可是两百多岁的人会有多老,没有人见过,也就没有人说得清楚。见到他的人,只觉得,他是个很老很老的老人了,老得不应该还活着。
    老国王从荒山走下来,一路流浪。一天,他看到了一个长得很像当年那个巫师的人。原来,他就是巫师,不知他用什么方法,他也是长生不死的。他假装寿终正寝,其实他之后的“子孙”都是他装扮的。
    老国王和巫师在野地上搏斗。但是他们最终谁也杀不了谁,就分开了。
    老国王继续流浪。在一个夜晚,荒林里,他遇见来找寻他的蛇母。
    蛇母对他说:“吃下我的肝胆,你就会死去。”
    老国王摇摇头。
    蛇母说:“你不想我的女儿了吗?”
    老国王说:“您认为我可以带着满身的罪孽上天堂吗?”
    蛇母说:“那你要怎办?”
    老国王说:“我现在已不可随意死去,更何况这要牺牲您。有一个邪恶的巫师,他也是不死之体,世间只我一人能对付他了。”
    从此,国王不断流浪。他帮助他遇到的所有有困难的人,以及动物:天上的飞鸟、地下的走兽,毛虫、蜗牛、蚂蚁……他用他的不饿不渴不累不死无欲之体,走遍了战马铁蹄所能踏下的每一片土地,帮助生灵们做了许多他们不敢做、做不到的事。又由于他的如斯衰老而不死,天下的人们给了他一个称呼:神的老仆人。
    就这样又过了一百年,老国王回到了当年王后自缢的寝宫之处。那里,此时已是一片荒谷了。他靠着山岩慢慢地、迟缓地倚下,当星光辉映四逸、月至中天时,他也便安祥地,溘然长逝了。
    后记
    永生不死的苍天,你的药罐里没有失忆药,所以你无情不仁。
    因为人有情,所以人总是要死的。
    老国王最终并没有历经千年才死,但这并非说明无情的苍天破了一次例。
    因为开始四处流浪的国王,他的灵魂已发生了改变,对于他曾在世间遭受的一切,他已无须再用死亡去解脱了。他步上了生命的另一个阶层,生,或死,于他,已无二致了。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