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英雄阿南西的故事

你认识阿南西吗?你听说过阿南西的故事吗?

在一个名叫加纳的国家,阿南西可是一个男女老少都知道的人物,他的本领非常神奇,能变成各种人和动物,他的传奇故事到处被人称颂。

今天,故事大全就给你讲讲这个阿西南的故事,一共包含十六则小故事。

一、阿南西如何知道全部的故事

起先所有的民间故事和传说只有天的主宰尼雅马知道。后来,蜘蛛克维古·阿南西想要占有世界上的全部故事,于是,它决定去向主宰买故事。

尼雅马说:

“我愿意卖给你,但价钱很贵,许多人来找我买,但他们的钱都不够。

有钱人家也买不起,你行吗?”

阿南西回答说:

“是的,我买得起,但你要多少钱?”

尼雅马说:

“我首先要一窝胡蜂,然后我要一条大蟒蛇,最后要一头豹,有了这些东西,我才把讲故事的权利转交给你。”

阿南西说:

“你说的一切,我都能得到。”

它说完,就回家去了。它开始动脑筋,如何办到这些东西。

它先剖开了一只空南瓜,上面开了一个小孔,然后它拿了一只盛满水的南瓜壳,走到一棵树边,上面有胡蜂。它在自己身上浇了一点水,让水从自己身上滴下来,然后又在胡蜂窝上浇了一点水,使水从窝上流下来,它再把空南爪套在头上,防止胡蜂叮咬。它做完这些后,对胡蜂说:“你们是不是都是傻瓜?要不,你们为什么坐在雨下面淋呢?”

胡蜂回答:

“那么我们到哪里去呢?”

“你们过来,到这个南瓜里。”阿南西说。

胡蜂谢了谢它,就一只接一只地飞进空南瓜里去了。当最后一只胡蜂飞进去后,阿南西用一团草塞住小孔,说:“你们真笨!”

阿南西把装满了胡蜂的南瓜,拿去交给尼雅马。尼雅马拿了胡蜂,说:“你还有两个条件没完成。”

阿南西又到森林里去,砍了一根长竹子和几根藤,它走到大蟒蛇的家门口,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妻子多笨!我对她说:它又长,又有力气,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谁对?是我还是她?当然是我对!它确实比较长,很有力气。”

蟒蛇听到阿南西的说话声,问:

“你自说自话地在说些什么?”

阿南西答道:“啊,我在同妻子吵架!她说:蟒蛇比这竹子要短,力气也小,我说是蟒蛇长,而且有力。”

蟒蛇说:

“当真理可以确定时,争吵不但是无益而且还是愚蠢的。你把竹子给我,我们量一量。”

阿南西把竹子放在地上,蟒蛇爬到前面,躺在竹子旁边。

“看来你短了一些。”阿南西说。

蟒蛇又伸直身子。

“还是短了一些。”阿南西说。

“我再也不能伸长了!”蟒蛇说。

“你前面伸长时,后面变短了,”阿南西说,“让我把你前面缚起来,使它不能滑动。”

蟒蛇同意了。于是,阿南西把蟒蛇的头缚在竹子上。然后它走到竹子的另一头,把蟒蛇的尾巴缚在竹子上。然后它又把藤条牢牢地缠住蟒蛇,使它动弹不得。

阿南西说:

“蟒蛇,我妻子说得对,我错了,你比这根竹子短,而且力气也不大。

你比我原先想象的要笨!现在你成了我的俘虏了。”

阿南西把蟒蛇给尼雅马送去。尼雅马说:“你还有一件东西没有送来。”

现在轮到抓豹了。阿南西到森林里去了,在豹经常走过的地方挖了一个坑,用网盖住,上面放了一些树叶、灰土,伪装起来,然后阿南西藏起来等待。

到了半夜,豹出来找猎物,它走过阿南西做好的陷阱时,就掉了进去。

阿南西一听到豹掉下去的声音,说:

“啊,豹啊,你原来并不聪明!”

第二天早晨,阿南西走到坑边,看见豹,它问:“豹,你在坑里干什么?”

“我掉入了陷阱。”豹说,“你帮我出来吧!”

“我倒很愿意帮助你。”阿南西说,“但我相信,我救了你后,你不会感谢我的。而且,当你肚子饿时,你还要吃掉我和我的孩子!”“我发誓,我决不会这样做!”豹叫道。

“好,好,既然你发了誓,我就救你。”阿南西说。

阿南西把一棵高大的树压向地面,然后,它在树梢上缚了一根绳子,把绳子的另一头放进坑里,对豹说:“你把绳子系住尾巴。”

豹把绳子系在尾巴上,阿南西问:“你扎得牢吗?”

“我扎得很牢很牢!”豹答道。

“那么,你是个地地道道的傻瓜!”阿南西说完,放开了大树,树伸直了,豹从坑里飞了出来,头朝下,吊在树上,它挣扎着,叫着。阿南西乘机打死了豹,然后阿南西背起豹,给尼雅马送去。

“我完成了你的三个要求,现在,我要同你结账了。”阿南西对尼雅马说。

尼雅马对它说:

克维古·阿南西,多少勇敢的军人和领袖没做到的事,你做到了,所以我把全部故事都交给你。从现在起,一切故事都是你的了,不管谁讲了什么故事,他都应说明,这是阿南西的故事。”就这样,蜘蛛阿南西成了世界上一切故事的主人。

二、为什么智慧到处有,但不是每个人都有

蜘蛛阿南西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它会造桥、筑堤、铺路、织布、打猎……但它不肯把自己的本领教给人家。有一天,阿南西准备把世界上的智慧收集在一起,藏在远处,只给他一个人用。

于是,它到处走,一点一点地收集智慧,然后,都放在一只陶罐里。陶罐装满了,阿南西想把它藏在一棵大树的树梢顶,使得没有一个人能找到。

它一手拿着陶罐,一边往上爬。

阿南西的儿子英吉古梅很想知道父亲在干什么,所以,它躲在灌木丛里,偷偷地看。它见自己的父亲把陶罐抱在怀里,怎么也不能爬上树,所以就忍不住说。

“父亲,可以给你出个主意吗?”

阿南西听了,大怒,叫道:

“你竟敢跟踪我?”

儿子说:

“我是想帮你忙。”

“这不是你的事!”

儿子回答说:

“父亲,你说得不对。我看到你抱着陶罐爬树很吃力!我想:你要是把陶罐挂在头颈上,或者背着,就能轻松地爬上去了。”

阿南西想了想,就照儿子说的做了。它果然很容易地爬上了树。然后它停了下来,看了看儿子,这时,它感到很尴尬:自己拿一罐智慧,却不知道怎么爬树。

阿南西大怒,气得把智慧罐往地下用力一扔,打碎了陶罐,于是里面的全部智慧飞向四面八方了。

人们听见响声都跑来看,每个人都得到了一点智慧。要是我们碰到了傻瓜,那是因为他迟到了,没有得到自己的一份。

这个故事使人想起了阿沙吉部族人的话:智慧到处有,但不是每个人都有!

三、年纪越大,越应受到尊敬

有一天,平原上和森林里的野兽在争论,谁的年纪最大,谁就应该受到尊敬。每种野兽都说:“我年纪最大!”

它们激烈地争了好久,最后决定去找法官解决。它们来到蜘蛛阿南西的家里,说:“克维古·阿南西,我们有一个问题怎么也解决不了,就是我们当中谁更应受到尊敬,你听我们说吧!”

阿南西叫自己的儿子给它拿来一个椰子壳,它庄严地坐在上面,那副样-----------------------Page249-----------------------子就象部族首领坐在雕花的椅子上。珠鸡第一个说:“我发誓,我说的是对的!我是动物中年纪最大的!我出生时,发生过一场森林大火。除了我以外,世界上谁也没有扑灭大火,都被火烧死了。但我不怕火,用脚踩灭了大火,当时我烧伤了,直到今天还留下伤痕。所以我的脚一直是红的。”

大家往珠鸡脚上一看,它的脚果真是红的,所以大家说:“对、对,它年纪最大!”

接着鹦鹉说:

“我发誓,我说的都是事实!动物界年纪最大的要数我。我出世时,当时还没一件工具,是我为铁匠做了第一把铁锤,当时我用尖喙凿斧,凿出了第一把铁锤,所以我的嘴才弯了。”

大家看了看鹦鹉的嘴喙,叫道:

“是呀!是呀!鹦鹉真的是我们中间年纪最大的!”

但象却说:

“我发誓,我说的全是真理。我的年纪比珠鸡、鹦鹉都大。我有充分的理由来证明。我出生时,上帝把又长又方便的鼻子第一个给我,当他创造其它动物时,原料不够了,所以它们都是短鼻子。”

野兽们仔细看了大象的鼻子后,叫道:

“是啊!是啊!大象真的是年纪最大的!”

兔子却在大象后面说:

“我发誓,我说的都是事实。在你们当中,我年纪最大!我出世时,既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一片灰蒙蒙的。所以我的毛皮一直是灰色的。”

大家都同意兔子的说法,说:

“对!对!对!兔子年纪最大!”

最后一个说的是豪猪,它说:

“我发誓,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大家一定会承认我是这里年纪最大的。

我出生时,地球还没形成,它是软绵绵的,谁也不能在上面走路,我只能用自己身上的针支撑起来。”

豪猪的结论是很有说服力的,所以在场的动物都向它欢呼:“对、对、对!还有谁的年纪比豪猪大?”

此后大家都不说话了,准备倾听阿南西的判决。阿南西坐在椰子壳上,摇摇头,说:“你们早点来找我,就不会争吵了。因为世界上,年纪最大的是我。我出生时,地球还没有,世界上没有东西可以站,我父亲死时,没有地方可安葬,所以我把父亲葬在自己头脑里。”

动物们听了后,说:

“对、对、对!克维古·阿南西年纪最大,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吗?”

四、阿南西同时参加两次婚礼

克维古·阿南西由于贪吃,肚子被腰带勒坏了。

据说,某一年阿南西要参加两次婚礼:一次在基贝斯城里,另一次在迪阿比。可两次婚礼在同一天举行,阿南西就问自己:“我该去参加哪一处的?”

它想了想,决定:“两处都要去,我都想吃!先到较早开始吃的一家,然后再到另一家去吃。”

但是要打听哪家先开始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它到迪阿比去问:“你们什么时候吃酒?”

没有一个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它到基贝斯城去,又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吃?”

但这里也没有人能说得出。它就这样在两个城里来来去去,走得精疲力尽,但它还是不知道哪家先开始吃。

后来,克维古·阿南西总算想出了一个办法。它买了一条长绳子,叫来了两个儿子英吉古马和特辛。它用绳子缚住自己的腰,把绳子的一头交给英吉古马,说:“你拿住这头绳子到迪阿比城去,当那里开始吃酒时,你就用力拉一拉绳子,我马上来。”它把另一头绳子交给特辛,说:“你拿着这头绳子到基贝斯城去,当那里吃饭时,你用力拉一拉绳子,我马上来。这样我就知道,哪一家先吃饭了。”

英吉古马拿了一头绳子到迪阿比去了,而特辛拿了另一头绳子到基贝斯去了。它们各自等待可以拉绳子的时刻。

没料到,两地的宴会同时开始,结果,当英吉古马用尽力气拉绳子时,特辛也在拼命拉绳子。两个人用的力量是一样的,所以阿南西站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两个儿子越拉越有劲,直到婚宴结束,才把绳子丢掉,去了解为什么父亲不来吃喜酒。

儿子们在原来的地方找到了父亲,但它的样子不是原来那样了:绳子把阿南西勒成两半,当中非常细,以后它一辈子就如此身形。

从此后,蜘蛛阿南西的贪馋就出了名。

五、一场有趣的比赛

有一天,苍蝇、蝴蝶和蚊子一起去找食物。它们在森林里遇到了蜘蛛阿南西。

“我们要吃掉你!”它们对阿南西说着,就想捉住它。但阿南西力气比较大,苍蝇它们制服不了它。阿南西问:“你们为什么要打我?”

苍蝇它们说:

“我们饿了。你也知道,大家都要吃东西的。”

“我也想吃的,但为什么我不吃你们?”

苍蝇它们说:

“因为你没有力量战胜我们。”

“但你们也没有力气战胜我!”阿南西说,“那么我们用别的方法解决争端吧。我们各自讲一个故事,如果我不相信你们讲的故事,你们就吃掉我;当然,如果你们说我是说谎,我就要吃掉你们。”

苍蝇它们都同意了,于是蝴蝶第一个讲:“我到世界上来以前,我的父亲搬到新的土地上生活。但第一天他的脚就被园艺刀弄伤了,不能干活。这时,我代父亲清除地里的树木,准备播种、除草、收割、脱粒,最后把粮食藏在仓库里。过了几天,我才出生,我的父亲已成为富翁。”

蝴蝶、苍蝇、蚊子看了看阿南西,只要它说:“这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可吃掉它了!但阿南西却说:“多好的故事!看来,这完全是可以相信的。”

接着蚊子讲了:

“我四岁时,我被大象踩死,但我又熟练地爬了起来,骑在大象的背上。

我的情绪非常好。这时,我看见豹在森林里走,我就去追它,刚要抓住它时,它回转身,张开大口要吃我。我立即把腿伸进它的嘴里,抓住它的尾巴,然后拖到自己身边,将它肚子剖开来。豹刚吃了一只绵羊,现在绵羊在外面了,而豹在里面了。绵羊衷心地感谢了我,就吃起草来了。”

蚊子、苍蝇、蝴蝶看了看阿南西,只要它说:“这是吹牛!”那么它们就可以吃阿南西了。可是阿南西说:“这完完全全是事实!是事实!”

这时,轮到苍蝇说了:“有一天,我去打猎,发现了羚羊的脚印,我举起枪瞄准它,打了一枪,跑到前面,抓住羚羊,把它翻了个身,撕下皮,割成四份。这时,我刚刚打出去的子弹从旁边飞过,我捉住子弹,又装在枪里。

我肚子饿了,就把肉放在一棵大树树梢上,在树枝上点了火,烧鹿肉。我一口吃了整整一头羚羊。”

这时,苍蝇、蝴蝶和蚊子以为阿南西肯定会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阿南西却说:“这是世界上所有故事中最真实的一个!”

下面,轮到阿南西说了。它说:

“在去年,我种了一棵椰子树,没过上一个月,它就长大了。这时,我很饿了,就摘了三个椰子。我用园艺刀割开第一个椰子,里面飞出一只苍蝇,我割开第二个,里面飞出一只蝴蝶,我又割开一个,里面飞出一只蚊子。因为结这三只椰子的树是我种的!就是说,苍蝇、蚊子和蝴蝶都是属于我的。

我想吃掉它们,它们却飞走了。从此后,我就到处找,要吃掉它们。现在,我终于找到了我的苍蝇,我的蚊子和我的蝴蝶!”

苍蝇、蚊子、蝴蝶一听,愣住了。阿南西说:“你们要对我说什么吗?”

它们又不能说阿南西说谎,因为这么一来,它们就输了,阿南西就要把它们吃掉。它们既不能说阿南西说的是对的,又不敢说它说谎。它们只得转身逃了。

六、会跳舞的帽子

只要仔细看一看蜘蛛阿南西,就会发现,它的头是秃的。据说,很久以前它的头是长毛的,失去毛的原因,是它太爱虚荣。

有一天,阿南西的丈母娘死了,消息传来,它的妻子阿索马上回到自己故乡去参加葬礼。

阿南西对阿索说:

”你马上走,我等会儿就来。”

阿索走了,阿南西想:我到了丈母娘家,应表示出沉痛的哀悼,那时,我将不吃饭,所以现在要多吃一点。于是,它在家里先吃得饱饱的,然后它穿上丧服,到阿索的娘家去了。

到了那里,阿南西为了表示尊重丈母娘,它对别人说:“人家都在沉痛悼念我妻子的母亲,我怎吃得下饭?我要戒斋七天,到第八天才吃。”

其实,没有一个人要它戒斋那么多日子!再说,亲人亡故,也不必用饥饿来折磨自己。但是阿南西的性格就是如此:要么不吃,吃起来,就一个人顶两个人;要么不跳舞,一跳起来,就顶两个人;对死者要么不哭,哭起来就比别人都伤心。总之,无论做什么事,它总是不让别人超过自己。

后来,兔子、蛇、珠鸡、豪猪等动物都吃饱了,只有阿南西没吃。

第二天,它们又劝它说,“你吃点吧,不然,要饿坏身体的。”

但阿南西回答:

“我要饿七天。要不,丈母娘死了,我还吃得饱饱的,这算是什么女婿?”

第三天,朋友们又对它说:

“阿南西,你吃吧,不要再饿了。”

但是阿南西十分固执,说:

“我妻子的母亲死了只三天,我怎么能吃得下?”

朋友们吃的时候,阿南西贪婪地吸着食物的香味,他饿得难受极了。

第四天,阿南西一个人留在屋里,这时炉子上在烧豆,它闻到了豆的香味,忍不住往锅子里看了看。阿南西再也忍不住了,它拿了一只很大的汤匙,舀了一汤匙大豆,藏在偏僻角落里,躲着吃,不让别的动物看见。可这时,狗、珠鸡、兔子回到炉子前,阿南西马上把豆放在帽子里,戴在头上。朋友们走到锅子边说:“阿南西,你应该吃了!”

阿南西回答说:

“不吃!我伤心得喉咙里梗住了,我吃不下!”

但这时,滚烫的豆烫坏了它的头,它痛苦地用手转着自己的帽子,它看到朋友们看着它转动帽子,就说:“今天,在我们村里是跳舞节,我将转动帽子,以示庆祝。”

豆烫得更厉害了,阿南西把帽子也转得更快了,后来,它痛得实在忍不住,就跳了起来,可嘴里却说:“我们村里的舞是这么跳的。”

阿南西一边跳,一边转帽子。因为豆在烫着它的头,它想脱帽子,但怕出洋相。所以,只好叫道:“我们村里逢到重大节日,就是这么跳的!我要去参加!”

朋友们对它说:

“阿南西,你吃点东西再上路吧!”

但是豆烫着阿南西的头,它一边跳,一边痛得身子也弯了下来,它叫道:“不吃!它们就是那么跳的!我应该回去,到自己村里去,它们等着我!”

说着,它跑出屋子,一边跳,一边转动帽子在路上跑。朋友们追了出来,在后面叫:“吃一点再走吧!”

阿南西叫道:

“我的丈母娘刚刚死,我就吃东西,这是在侮辱自己!”

朋友们跟在后面,但阿南西痛得太厉害了,它受不了,只得脱下帽子。

当狗、珠鸡、兔子等朋友看到阿南西帽子里的豆,就停下来,嘲笑挖苦它。

阿南西非常惭愧,它跳进深草丛里,说:“把我藏起来!藏起来!”

于是草把它藏了起来。

所以,从这以后,蜘蛛经常在草里躲着;藏在帽子里的热豆,把它的头发烫掉了,所以成了个秃顶。

这一切的原因,就是因为蜘蛛一直想装出比别人好的样子。

七、月亮为何在天上?

阿南西生了第一个儿子,想给它起个名字。但孩子突然说起后来了:“我不要名字,我已有了名字,我叫阿加加伊,意思是预知灾祸。”

过了一段时间,阿南西又得了第二个儿子,它也对父亲说,自己已有了名字,它说:“我叫特凡·阿克文,意思是筑路者。”

过了一段时间,阿南西又生了第三个儿子,这儿子说:“我叫赫瓦·苏奥,意思是弄干河流。”

过了一段时间,阿南西又生了第四个儿子,这儿子说,它叫阿特瓦福,意思是吃动物内脏者。

后来,它又生了第五个儿子,叫托托·阿布奥,意思是扔石头者。第六个儿子,叫达伊雅,意思是象枕头一样躺在地上者。

当时,阿南西只有六个儿子,英吉古马和特辛还没出世。

有一天,阿南西出去旅行,过了几个星期,它还是没有回家。大儿子阿加加伊会预知灾祸,说:“阿南西在一个遥远的原始森林里掉进了一条河里。”第二个儿子特瓦·阿克文,即筑路者,马上筑了一条直通原始森林的路,兄弟们顺着这条路来到了河边。

第三个儿子赫瓦·苏奥,会抽干河水,在河底找到了吃掉阿南西的那条大鱼。第四个儿子阿特瓦福会剖动物的内脏,它剖开鱼的肚子,解放了父亲。

儿子们把父亲抬到岸上,但这时一只老鹰在向它们进攻,又抓走了阿南西。

第五个儿子托托·阿布奥会扔石头,它用石头击中了老鹰,鹰立即放下了阿南西。阿南西掉到地上时,第六个儿子达伊雅马上上去,象枕头一样躺在地上,使自己的父亲掉在枕头上。

六个儿子就这样救了父亲。

过了些时候,有一天阿南西在森林里走,突然看到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光,原来,这是月亮。阿南西从来没看见比月亮更美的东西,它决定把月亮送给一个儿子。

可一个月亮送给哪一个儿子好呢?阿南西问上帝尼雅马:在六个儿子中,是谁最出色救自己脱险。尼雅马放下自己的事,到地面上来。

阿南西叫来儿子们,它们来了,看见上帝手里拿着一个月亮,它们谁都想得到这份礼物。为此,它们争了起来,个个认为自己应该得到。老大说,是它发现父亲在河里,老二说是它筑了路,老三说是它弄干了河水,老四说是它剖开了鱼肚子,老五说是它用石头打伤了鹰,最小的说是它象枕头一样放在地上,救了父亲,它们争了一整天,又是吵又是闹,谁也说服不了谁。

连英明的上帝也无法决定谁该得到这份奖励。

后来上帝听腻了,就站起来,到天上去了,当然,把月亮也带上了天。

所以,现在月亮一直在天上,那就是当时上帝带上去的。

八、阿南西捉鱼

在西非洲,有一个阿尚吉部族住的村庄。这村庄在一个大森林的边上,阿南西也住在这个村里。附近一带的动物都知道蜘蛛阿南西,这是因为它太狡猾,常常欺骗邻居,占它们的便宜。

阿南西喜欢过好日子,但更喜欢别的动物替它干活。由于大家都知道阿南西的狡猾,所以,就处处提防它。后来,阿南西只好玩弄新花招,才能给自己弄点东西。

有一天,它坐在自己家门口,有一个名叫奥森沙的人走过。阿南西对他说:“我同你一起撒网,卖了鱼,就可以发财!”

奥森沙知道阿南西是个滑头东西,所以说:“现在,我东西很多:有各种水果,有余粮可出卖,我已经够富了,你自己去撒网捕鱼吧!”

“唉!独个儿能撒网?我一个阿南西干得了那么多的工作!现在就是有一个笨蛋我也需要!”

可奥森沙还是坚持走了。过了一会儿,另一个人走过来,他名叫阿涅尼。

阿南西看见他说:

“我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我们一起去撒渔网吧!我们卖了鱼,就可以发财了!”

阿涅尼也知道说话的是个滑头家伙。所以装作思考的样子,说:“你这个主意想得真好!两个合作捕的鱼肯定比单个儿捉得多。好,我们去吧!”

阿南西和阿涅尼一起去捕鱼的消息立即传遍了整个村庄。

奥森沙在市场上遇到了阿涅尼,对他说:“听说你同阿南西去捕鱼,有没有这回事?你不知道它会欺骗你吧?它对大家都说过,要找一个笨蛋,给它撒渔网,替它做一切工作,而卖鱼得的钱,它独个儿要!”

“我的朋友奥森沙,你不要担心!我不会受它骗的!”阿涅尼说。

第二天一早,阿南西和阿涅尼一起到森林里去砍棕榈树枝,准备织网。

阿南西想办法要使阿涅尼多干一点活。但它到了棕榈林时,阿涅尼却先开口了:“我们是伙伴,做什么事都一切平分。这样吧,我割棕榈枝,你代我受累!”

“慢着!让我想一想,”阿南西说,“为什么要我代你受累?”

“要知道,我们人干活时,总有别的人要为干活的人受累的!”阿涅尼说,“你和我一起干活,也是这样!如果我砍树,说什么你也要为我受累。”

“原来如此!你把我当作傻瓜了!”阿南西说,“快把刀交给我!我来砍,你代我受累。”

于是,阿南西拿了刀,开始砍树了。它每砍一下,阿涅尼就喔唷叫一声。

他坐在树影下面,“累”得直哼,而阿南西砍了一技,又是一枝,总之,它干得十分起劲,还不知道,已经上当了。

树枝终于砍完了,阿南西又把树枝扎成一大捆,这时阿涅尼才慢慢站起来,摸着腰,装着很累的样子,一边哼,一边说:“阿南西,你让我背树枝,你该代我受累了!”

“朋友,不必!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笨蛋,树枝我来背,你还是代我受累。”阿南西说。

阿南西背起一大捆树枝,向村里走去。阿涅尼一边走,一边打着哼哼:“喔唷!阿南西,你轻些!喔唷!”

他们到了村里,阿涅尼说:

“阿南西,现在你让我织网吧,你代我受累!”

“不、不,”阿南西连忙回答,“你继续干你的事:代我受累!”

于是阿南西织网,阿涅尼躺在树影下,闭着眼睛呻吟。阿南西织得满头大汗,它看了看躺在近处的阿涅尼,只是砸砸舌头,直摇头,想:阿涅尼自以为很聪明,现在可又是呻吟,又是叹气,几乎要累死了!

网织好了,阿涅尼站起来,说:

“阿南西!我的好朋友,现在,你让我把网拿到河里去,你可以代我受累了!”

“不行!”阿南西说,“网我自己拿去,你继续代我受累!”

于是,他们一起向河边走去。阿涅尼对阿南西说:“阿南西,等一下,我们应该好好想一想,这条河里有鳄鱼,曾经咬死过人,我想,你还是让我到河里去撤网,如果鳄鱼咬我,你就代替我去死!”

“什--么?”阿南西叫道,“你放明白点!你说这话,是在骗谁?我下水去,我来放鱼网,如果鳄鱼咬我,你就代替我去死!”

阿南西拿了鱼网,走到河里,把网撒了下去,然后一起回到村里。

第二天早晨,他们一起去检查鱼网,里面只有四条小鱼。阿涅尼抢先说:“阿南西,只有四条鱼!你拿吧,明天鱼多了,我来拿。”

阿南西听了,大为生气,说:

“你把我当作什么?你以为我是个十足的傻瓜?不,阿涅尼!你拿这四条鱼,我明天再拿!”于是阿涅尼拿了鱼到城里去卖了。

第二天,他们来到河边,把网拉起来,一看,阿涅尼说:“你看,只有八条鱼!我很高兴,今天这么少的鱼轮到你拿,我明天的鱼一定比今天多一倍!”

“等一等!”阿南西说,“你要我今天拿,这样,你明天好拿更多的鱼吗?不行,今天这些鱼也都给你拿!”

于是,阿涅尼拿了八条鱼到城里卖了。

第二天,他们又来到河边,一看,网里有十六条鱼,阿涅尼说:“今天十六条鱼都你拿,这不算多,明天我一定能拿更多的鱼!”

“当然罗,今天该轮到我拿了!你拿明天的一份。”阿南西说到这里,却又改变了主意,说,“你今天又想欺骗我,你要我今天收下这十六条小得可怜的鱼,好让你明天拿更多的,是不是?”

于是阿涅尼又拿了十六条鱼到市场上去卖了。

过了一天,他们又到了河边,拉起鱼网,发现网烂了,坏了,阿涅尼说:“好极了,今天当然轮到你拿。我很高兴,你看,网烂了,坏了,不能再用了。我告诉你我们应该做的事:你把鱼拿到城里去卖,我把烂网也拿去卖。这种网很贵,我的办法很好。”

“嗯……等一等”阿南西听说鱼网很贵,就动起了坏脑筋,说,“你忙什么?我拿鱼网去卖,这钱我为什么不拿,要给你呢?”

阿南西说完,头顶着破烂鱼网到城里去了,阿涅尼拿着鱼,跟在后面。

他们到了市场上,阿涅尼卖了鱼,而阿南西仍然在市场上跑来跑去,大声叫着:“卖破鱼网!卖最好的破鱼网!”

当然没有一个人要买破鱼网,而且人们对阿南西十分生气,因为它把大家当作会买这种破鱼网的笨蛋!

就这样,整整一天,阿南西背着鱼网在市场上一边走,一边叫:“请买烂鱼网!最出色的破鱼网!”

最后,部族头领也听说阿南西在市场卖破鱼网的事,他派出使者,要他立即将阿南西带来。头领见了阿南西,大怒地问:“你回答我,你在干什么?你想把我的百姓当作傻瓜?”

阿南西答:

“我是在卖烂鱼网,最最好的破鱼网。”

“你把我们当作什么?”头领说,“你以为我们都是不懂事的?你的朋友阿涅尼常到市场上来出卖很好的鱼,可是你要我们买谁都不需要的破网!

这是嘲笑我们!你侮辱了我们!”

头领对站在旁边听的市民们说:

“你们把阿南西带去,惩罚它一顿!”

市民们抓住阿南西,把它赶到城外,用木棍揍了一顿。

阿南西大叫大哭,但毫无用处。当它被打伤后,阿涅尼对它说:“阿南西,这次就作为你的教训吧,我想找个傻瓜同你一起捕鱼,但你不用到别的地方去找,因为你自己就是一个大傻瓜!”

阿南西听了点点头,擦了擦自己被打伤的背,责备地看了阿涅尼一眼,说:“但我挨打时,我为你代受了痛苦!”

九、为什么到处都有大象?

有一天,蜘蛛阿南西在森林里走,看见一头大象,把一棵棵树连根拔起,扔到空中。蜘蛛以为大象是在夸耀自己的力量,就非常气恼,责问大象说:“哪个傻瓜在拔草?”

大象吃惊地往四周一看,问:

“是你在同我说话吗?”

阿南西回答:

“是我在对你说话。”

大象很气,说:“你难道不想活了?你只要碰我一下,我就叫你变成死的东西!”

蜘蛛阿南西却勇敢地说:

“好吧,那我们就来较量一下吧!”

这时,大象哈哈大笑说:

“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好笑的事!”

阿南西说:

“好吧,我们来试试看,到底谁胜谁败!”

大象认为反正这是闹着玩,就答应了。它们商定:大象先接连三夜到阿南西家门口来打它,然后蜘蛛接连三夜到大象家里去打它。

在回家的路上,阿南西想着办法如何保全自己的性命。它知道自己受不了大象的一击,但办法终于想了出来:要叫大象打到别的动物身上,而不打在我身上。

这一年没有长雅姆斯草(热带攀藤草,有钱人把它磨成粉当食物),阿南西回到家里,装了满满一篮,拿到河边等。不多一会儿,终于一只兔子来了,这时阿南西一边把草扔在河里,一边说:“这下子我的家里宽敞了。”

兔子看了,十分惊奇,问:

“阿南西,你在干什么?现在雅姆斯草那么少,你为什么把它丢在河里?”

阿南西满不在乎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里多得放不下,不信,你到我家里去,我请你吃饭,你可以随便吃我的雅姆斯草!”兔子对蜘蛛阿南西的本性也是十分明白的,就问:“你不会骗我吧?”

阿南西回答:“我为什么要骗你?你自己想想吧!”于是,兔子到阿南西的家里去了。它们煮了一点雅姆斯草,一起吃,然后阿南西要兔子帮它收雅姆斯草。兔子问:“这是什么意思?”

阿南西说:

“你会看见的,每天夜里有一个动物走到我的窗前,给我拿来一篮雅姆斯草。你既是我的朋友,就代我接收下来。当那动物问:‘你准备好了吗?’你回答说:‘我准备好了!’就是这些!”

兔子说:

“好吧,这事我来干,我会的。”

于是,兔子开始等了,而阿南西却睡了。

深夜,大象来了,问:

“你准备好了吗?”

兔子回答:

“是啊,我已准备好了。”

于是大象用长鼻子打了一下兔子,兔子差一点被打死,它拖着受伤的身子好不容易才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阿南西又拿了一篮雅姆斯草,走到河边,当一只珠鸡走过来时,阿南西一边把雅姆斯草扔到河里,一边说:“这下我的家里可以宽敞一点了!”

珠鸡见了问道:

“阿南西,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把雅姆斯草扔在河里,现在正在闹着饥荒啊!”

“我家里这种草可多了!”阿南西说,“多得放也放不下。你到我家去。

我请你吃。”

珠鸡问:

“你不会骗我吧?”

阿南西说:

“瞧你说的,我怎会骗你呢!”

于是珠鸡去了,吃了雅姆斯草,到了睡觉时,阿南西说:“亲爱的珠鸡,你今夜帮我接收雅姆斯草吧!”

珠鸡问:“怎么个接法?”

阿南西说:

“你站在窗口,我的奴仆来了,就会问:‘你准备好了吗?’你只要说:‘准备好了。’它就会把一切应该给的东西交给你。”

珠鸡站在窗口边。蜘蛛阿南西去睡了。在黑暗中大象来了问:“你准备好了吗?”

珠鸡回答说:“准备好了,你来吧!”

于是大象用长鼻子狠狠地打了珠鸡一下,把珠鸡打死了。

第三天,阿南西又到河边去,它一边往河里扔雅姆斯草,一边说:“这下我家里宽敞多了。”

这时,一只豪猪走过,觉得好奇,问它为啥这样做?阿南西对它说了同前两天一样的话,并请它吃了草,要它帮助接受大象送来的东西。

半夜里豪猪站在窗口,大象走来,问:

“你准备好了吗?”

豪猪回答:

“准备好了,你来吧!”

于是,豪猪遭到同兔子、珠鸡一样的命运。

现在轮到阿南西去打大象了。它到了铁匠铺,买了一把大铁锤,半夜里,它到了大象家门口,叫道:“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大象答:

“好了,当然准备好了!”

阿南西用大铁锤打大象,大象叫道:

“喔唷!喔唷!这个阿南西力气这么大?”

第二夜阿南西又来了,问:

“你准备好了吗?”

“喔唷!”大象叫了一声,它想起了昨天的第一次打击,说:“不,我想……好象……准备好了……”阿南西又用大铁锤打了大象,大象又痛得大叫。

在第三夜,阿南西又来到大象家里,叫了一声:“大象!你准备好了吗?今天我要狠狠揍你一下!”

“我在这里。”大象轻轻地说。

“这么说,你已准备好了?”

“好象已……不知道……也许……”大象想到挨铁锤的可怕滋味,大叫道,“大家各自逃命吧!蜘蛛阿南西来了!它要打我们!”

大象的一家几口,顿时往四处逃跑,有的往东,有的往西,有的往北,有的躲在山里,有的进了山沟,有的逃到遥远的地方去所以现在到处有大象。

十、蜘蛛织网

有一年是荒年,阿南西想:它的仓库里应该装满吃的东西,这样就不怕闹灾荒了。所以,当它听儿子英吉古马说,蜥蜴的菜园长得好极了,就决定亲自去看看。到了那里一看,蜥蜴的菜园果然不错。阿南西想:要是我有那么好的菜园,就一定不会挨饿他回到家里,开始想办法,要把蜥蜴的土地抢过来。想啊,想,它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到蜥蜴菜园里的蔬菜一成熟时,阿南西就在半夜里叫醒了自己的孩子,对它们说:“你们跟我走,我说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阿南西在前面走,孩子们在后面跟。到了蜥蜴的菜园后,又转身回到自己家里,然后又到蜥蜴的菜园里去,然后又回到自己家里。这样走了好几趟,孩子们就埋怨说:“父亲,你为什么这样做?”

这时,阿南西生气地说:

“永远不许向长辈提问题!我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

它们就这样来回走了一夜,天亮时,它们看见杂草丛生的地方有一条小路。阿南西给自己的孩子几只篮子和一把园艺刀,它们就到蜥蜴的园子里去割雅姆斯草,采蔬菜和水果。

不多一会儿,蜥蜴来到自己菜园,看见阿南西一家在采它种的东西,就叫道:“你们在我的土地上做什么?”

阿南西回答:

“你的土地上?这是我的土地!我倒要问你,你在我的菜园里干什么?”

它们争了很久,最后蜥蜴说:

“我们去找头领,请它给我们解决。”

于是,它们去找头领了。到了头领那里,它们都说自己是菜园的主人。

头领听完它们的诉说,说要到菜园里去看看,到底谁说得对。

到了那里,头领问蜥蜴:

“你的房子在哪里?”

蜥蜴用手指了一指边上。

这时头领又问它:

“你家出来的路在哪里?”

蜥蜴很是惊奇,回答说:

“我家附近没有小路,我们很少一条路走两次的,有时候走小路,有时候在草丛里滑行,有时在树上跳来跳去。”

头领听了后,摇了摇头,生气地说:

“这可是从来没听说过的事。如果有谁常常从家里到菜园,它一定要把菜踩坏的。”

然后头领又问阿南西:

“那么你走的路在哪里?”阿南西指了指自己和儿子一起走出来的那条路。

头领看了,宣布说:

“我的决定如下:既然阿南西有路从家里通到菜园,菜园就应属于它的。”

蜥蜴听到后,气得说不出一句话。后来,头领和蜥蜴回家去了,而阿南西和儿子就把菜园里的蔬菜都搬到自己家里。

蜥蜴决心要报仇。它在自己家附近挖了一个深坑,为了掩盖坑的深度,它在坑的上面盖了泥,只留了拳头大的孔。然后蜥蜴捉了一些蓝的、红的苍蝇,用苍蝇和发光的线织了一件漂亮的披肩。这样美丽的披肩,周围地方是从来没看到过的。只要稍许抖动一下披肩,苍蝇就开始嗡嗡响,发出一种十分好听的声音。蜥蜴就穿着这件披肩到市场上去了。到了市场上,谁看到这件披肩都想买。但蜥蜴回答大家说:“这就是我所留下的唯一的东西,我的蔬菜和整个菜园都被抢走了,我家里什么也没有了,我不能卖出最后的东西了。”

别的动物提出用各种值钱的蔬菜交换它的披肩,但蜥蜴不肯。

阿南西也听到了关于这件披肩的事,就到市场上来看这种宝物,它想:我要买下它的披肩,这东西对我完全合适!

这一夜它来到蜥蜴家,问:

“你这件用苍蝇做的披肩要卖多少钱?”

蜥蜴回答:

“我能把这件美丽的披肩送给你,但你必须把我院子的坑用蔬菜填满。”

阿南西去了,它看了看坑,不很深,就认为蜥蜴比它想象的要笨,因为只要把一篮雅姆斯草还给它,就可填满这个坑,得到披肩了。于是它对蜥蜴说:“好,我用雅姆斯草填满这个坑,你把苍蝇做的披肩给我!”

它们请头领作证人后,阿南西就去拿蔬菜了。

它拿来一小篮雅姆斯草,撒在坑里,但坑没有满,它又回家去拿了一篮,但还是不够。阿南西拿来了许多,后来又叫儿子们帮助搬。阿南西全家人把一篮篮装得满满的雅姆斯草搬来,但坑还是没填满。它们搬了整整一夜,天亮时,院子里的坑还是没被填满。这时,阿南西拿来了最后一篮雅姆斯草了,倒在坑里,说:“我家里所有的一切全给了你!我没有了!”

蜥蜴看了看坑,说:

“坑还是空的,你什么也没拿来过!”

但阿南西回答说:

“我一点也没有了!家里全空了!”

“我有头领作证!”蜥蜴说,“你的保证没有完成。”

阿南西叫苦连天。这时蜥蜴又对它说:

“好,我要你把菜园还给我,我就把披肩给你!”

“菜园是你的!菜园是你的!”阿南西叫道。

“这就对了!”蜥蜴说,“你就可以得到披肩了。”

蜥蜴说完,脱下披肩,交给阿南西。阿南西披在肩上,十分自豪。但突然刮来了一阵大风,苍蝇嗡嗡叫了起来,阿南西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苍蝇做的披肩就从它身上飞走了。阿南西马上去追。但哪里追得上!

就这样,蜥蜴收回了土地和雅姆斯草。

现在阿南西一直在织补蜥蜴送给它的苍蝇披肩。阿南西不停地织着网捕捉苍蝇,但不论怎么努力,总不能完成自己的工作。

十六、魔剑

某国遭到饥荒,只有上帝的谷库里堆满了各种粮食,所以上帝尼雅马宣布:他需要一个助手,把食物分发给饥饿的人们。

有许多人来向上帝要求做这件事,但上帝规定了这样的条件:谁要做这事,谁就应剃光头发,使大家认得出他是上帝的仆人。准也不愿意剃光头发,所以上帝叫老阿南西做这事。

上帝的仆人就捉住阿南西,给它剃了头发,这时阿南西感到十分懊恼,这下只要一出现在市场上,就会成为被大家取笑的对象。

干了一段时间以后,它终于忍不住了,拿了上帝的一部分粮食,逃进了原始森林。

阿南西请求妖婆保护,愿意用它从上帝那里偷来的粮食报答她,妖婆同意了。但上帝尼雅马有一群凶悍的牛,谁也躲避不了它们的眼睛。尼雅马下令它们去找阿南西,并把它带来。

牛马上打听到了阿南西藏身的地方,就到原始森林来捉了。它们到了妖婆的房子里,说:“上帝尼雅马叫阿南西回去。”

“它不在这里。”妖婆回答说。

“它在这里,我们是来带它的。”牛说。

妖婆有一柄长剑,能够自动砍杀。所以,妖婆从家里取出魔剑,对剑发出命令:“杀死它们!”

魔剑马上从她手里飞出,斩杀了上帝的全部使者。然后妖婆又说:“静下来吧!”于是,剑就停了。阿南西也就这么得救了。它仍住在妖婆家里。

有一天,妖婆到邻村去做客,临走前,要求阿南西照顾好她的房子,阿南西答应了。但妖婆一走,它就偷了魔剑,逃到上帝住的城里。

阿南西跑到上帝那里。说:

“我破坏了同你的协议,因为我无法忍受你每天给我剃头。现在我回来了,是因为我有了一样锐利的武器,可以在战斗中保护自己了。”

上帝尼雅马听完了阿南西的话,也没有惩罚它。

但有一次,发生了一件事,敌人的军队逼近城里,要攻进城里,掳去居民。上帝下令吹号击鼓。战士们听到信号,拿起枪矛、盾牌,从各处奔来,但尼雅马看到敌人的军队多得不计其数,他又对付不了,于是叫阿南西来助战,对它说:“把你的锐利武器表现给我看!”

阿南西抽出魔剑,下令说:

“杀敌人!”

于是,剑从它手里飞出去,向聚集在城门外的敌军飞去。魔剑左右砍杀,所到之处,无人可以逃命。

敌人尸体遍横,血流成河,有的士兵想逃,但魔剑自动追上去,把他们杀了。最后全体敌兵都死在战场上了。

这时,阿南西才叫魔剑停住,但魔剑竟不听命令。阿南西又叫道:“回到原来地方!休息!”但剑还是不想停下来。

原来,阿南西忘记妖婆说的“静下来吧”这句话,所以魔剑才不听说。

当魔剑杀完了敌人士兵后,就开始杀上帝的士兵了。阿南西时而发出这个命令,时而发出那个命令,但总是找不到关键的话,魔剑继续左右砍杀,竟把上帝尼雅马的士兵也杀得一个不留。

最后战场上一个士兵也没有了,魔剑就飞向阿南西,阿南西慌忙躲进一条狭长的岩缝里,才免于一死。后来,魔剑插在地里,变成了一种植物,名叫吉尼草。

直到现在,只要有人一接触到吉尼草,就会被它划破皮肤,流出血来,就是因为当时阿南西没有说出“静下来吧”这句话。

十一、饥饿的蜘蛛和乌龟

蜘蛛阿南西老是感到肚子饿,一直想吃。人们都知道它非常贪馋和贪婪,老想得到更多的东西,所以人们都对它敬而远之。

有一天,一个外国旅客到阿南西家里来,它就是乌龟。它在太阳光下走了整整一天,走得又累又饿。蜘蛛阿南西不得不请乌龟到自己家里作客。但它心里很不愿意,但要是不接待劳累的乌龟,周围的邻居知道后,都要谴责它的。

所以阿南西对乌龟说:

“那边溪里有水,可以洗脚,你从一条小路下去洗一洗,我先去做饭。”

乌龟回转身,尽快向溪水边爬去。它吸了点水,洗了脚,然后又回到蜘蛛阿南西家里,但小路上泥很多,所以它到了蜘蛛家后,脚又弄脏了。这时,蜘蛛阿南西已把饭菜端上来了,正冒着热气,发出一股香气。乌龟闻了后,直淌口水,因为今天一早起它还没吃过一点东西!

这时,阿南西讨厌地看了看乌龟的脚,说:“你的脚很脏,在吃饭前,先去洗洗脚!”

乌龟看了看自己脚,确实很脏,它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了,于是回转身,又到溪边去了。它把脚浸到水里,起劲地洗,然后又爬回蜘蛛家里去。乌龟走起路来不是很轻松的,当它走到蜘蛛家里时,蜘蛛已在吃了。

蜘蛛阿南西又讨厌地看了看乌龟:

“嗯,你就不想洗干净吗?”

乌龟看了看自己的脚,它走得太急了,路上起了灰尘,它的脚又弄脏了。

“我洗过脚了,”乌龟说,“我洗了两次,这是因为路上灰泥太多了。”

“那么你是存心要把我的房子弄脏吗?”

“不,我不想这样。”乌龟说:“我不过是想说明一下原因。”

“那么,好,好!你再去洗一次,我们一起吃。”

乌龟朝桌上一看,菜已吃完了一半,可蜘蛛阿南西还在拼命地吃剩下的东西。

乌龟只好回转身,向小溪飞快跑去。它洗好脚,又爬回去。这次,它不走小路,而是走草地、灌木丛,这要花更多的时间,但它的脚却不会弄脏了。

当它爬到家里,看见蜘蛛阿南西已在舔嘴唇。乌龟往盘子里一看,菜一点也没有了,连气味也都消失了!乌龟饿得要命,但没有责备阿南西,它只是微笑着,说:“对啊,我们吃得很满意,你对路过你们村庄的旅人十分友好,如果你有机会到我们那里去一次,就能相信我是多么的好客。”

乌龟说完,就走了,它没有把蜘蛛阿南西接待它的情况说出去。

过了几个月,阿南西离开自己的家,到了乌龟住的地方。它在湖边碰到了乌龟,乌龟在晒太阳。乌龟看见阿南西,说:“老朋友,阿南西!你离家很远了,在我家用饭吗?”

饥饿的蜘蛛阿南西回答说:

“本来,规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远离家乡,就应受别人的慷慨接待。”

乌龟说:

“你在湖边坐一会儿,我下去,给你准备点吃的。”

乌龟从岸边滑到水里,潜到湖底,在那里做好了午饭,然后它浮出水面,对焦急地等待着的蜘蛛说:“一切顺利,饭菜准备好了,我们一起下去吃饭!”

乌龟说完,就潜到湖底去了。蜘蛛阿南西饿得要命,它往湖里一跳,但它身体很轻,只在水面上漂福它又是跳,又是划,但就是沉不到水下去。

过了一会儿,乌龟爬到湖面上,舔着嘴唇,问:“怎么?你不想吃吗?今天饭菜好极了,快去!”于是乌龟又到湖底去了。

蜘蛛阿南西拼命地划着,想潜到湖底里去,但还是浮在水面上。后来,它想出了一个很好的办法,它上了岸,拾了不少石头,放在自己衣袋里。然后,又往水里跳。这一次它迅速地沉入水底。这时,乌龟已把饭菜吃剩了一半,阿南西饿得要命,它刚要吃饭,乌龟彬彬有礼地对它说:“朋友,原谅我!我们这里吃饭时,不能穿着上衣。所以,你脱了上衣,我们一起吃。”

蜘蛛饿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所以,它答应了乌龟的条件,脱下了衣服,但刚想吃饭,由于它身上失去了石头,又变轻了,很快浮到了湖面上。

所以人们说:要礼尚往来。

十二、阿南西和大象去打猎

很久以前,地球上发生了饥荒,阿南西想:怎样才能得到吃的东西?它的妻子阿索对它说:“给我弄点雅姆斯草来!”

阿南西回答说:

“整个大地都干裂了,什么地方也没有雅姆斯草了,我到哪里去找?

嗯……或者你等一等……”它停了停,又说,“我知道森林里有一个地方有,但要铺一条路,否则我拎着重重的篮子就走不回来……我有办法了。”

阿南西说着,跑去找大象,请它一起去找食物。大象同意了,于是它们一起到森林里去了。

大象对阿南西说:

“我们到哪里去找雅姆斯草?土地都干裂了,附近一带没有一点雅姆斯草。”

阿南西回答说: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长着出色的雅姆斯草。在森林的深处有一个大菜园,每次碰到荒年时,我就到那边去采雅姆斯草,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大象说: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个神妙的地方,你带路,我跟你走。”

于是阿南西带着大象在森林里的小路上走,它们走得越来越远,到了小路尽头。由于阿南西很小,所以很容易地穿过了密林。而大象身躯庞大,在森林里很难行走。

天黑了,大象在树木丛中看不清楚,它对阿南西叫了一声:“你在哪里?”

阿南西已经站在长着雅姆斯草的田边了,但它不告诉大象,只是回答说:“我在这里,你跟我走!”

阿南西带着大象在靠着很近的大树中间走。由于大象的身体后部要比前部宽,所以它经过两棵靠得很拢的大树时,就被卡住了。大象叫道:“我不能动了。”

阿南西劝它说:“你用一下力吧!”

大象想在两棵大树中间穿过,但它越是用力,大树越是夹紧它,最后它说:“我一步也不能走了!”

阿南西说:

“如果你留在这里,就能猎到豹。”

大象问:

“我应该怎么办?”

阿南西回答说:

“我们先休息一下,再想想办法。”

阿南西就一边休息,一边在想还没进森林前就想到了的东西。它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身体后部很宽,你变得窄一点,就能通过了。”

大象问:

“那我怎么才能变呢?”

阿南西说:

“你在这里等一等,我马上回来!”

但阿南西根本没有回来,而是采了满满一篮雅姆斯草,然后顺着大象踩出的小路回家去了。它回到家门口,就大声对妻子说:“雅姆斯草给你采来了!”

然后它锁上了门,同妻子一起用雅姆斯草烤饼,吃得饱饱的。

大象仍在等阿南西,它等了好多时间,仍不见阿南西的影子,这时,它就用力挤,但没有用,还是被牢牢卡住了。大象非常愤怒,它用足力气一冲,说也奇怪,竟冲了出来,可两腰变得非常窄,完全不象原来的样子了。

大象又累又痛,只得慢慢地回家去了。它走进家里,妻子、儿女一起叫了起来:“你怎么啦?你不象自己了!你原来胖胖的,现在瘦得不象样了!”

大象看了看自己,然后,冲着小儿子说:“这都是骗子阿南西干的!你到它家里去,去为我报仇!”

大象的小儿子向阿南西的家跑去。阿南西听到脚蹄声。就给儿子英吉古马一只鼓,教它要这样敲:加塔帕加塔尔!洛托托!加塔帕加塔尔!于是英吉古马就这么敲了。而阿南西在一边唱道:谁站在门口?

谁站在门口?

该跳舞时候,你为什么要站着?

小象听了,用同样的调子唱下去:

我是大象的小儿子!

我是大象的小儿子!

你骗了我的父亲,

我要来报仇!

阿南西又接着唱下去:

我们吃饱了雅姆斯草做的饼,好吃极了!

我们吃饱了雅姆斯草做的饼,好吃极了!

该跳舞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站着?

于是,小象忍不住跳了起来,因为鼓声使它跳舞。它围着房子跳,跳了一圈又一圈,怎么也停不下来。

而大象正在家里等儿子回家,可等来等去不见儿子回来,就又派了第二个儿子去。

第二个儿子来到阿南西家门口,看见它的弟弟在跳舞,这时它听到了有节奏的鼓声,然后又听到了阿南西的歌声:谁站在门口?

谁站在门口?

该跳舞的时候,你为什么站着?

第二个儿子唱着回答:

我是大象的第二个儿子!

我是大象的第二个儿子!

你欺骗了我的父亲,

我要为父报仇!

阿南西接着唱:

我们吃了雅姆斯草做的饼,味道真好!

我们吃了雅姆斯草做的饼,味道真好!

该跳舞的时候,你为什么站着?

鼓不停地敲着,于是第二头小象也按着节奏跳起舞来了,它同哥哥一起跳,无法停下来。

没过半个小时,大象又派大儿子去,老大听到音乐声,看到两个弟弟在跳舞,还没对阿南西说上两句,自己也跳了起来。

而大象在家里一直在等着,见儿子一个也没回来,它便亲自到阿南西家里去,要找它算账。到了那里,它看见儿子们在跳舞,听见了阿南西儿子的鼓声。大象冲着儿子们叫,要它们马上停止跳舞,但儿子们怎么也停不下来。

大象敲了敲阿南西的家门,阿南西唱:

谁站在门口?

谁站在门口?

该跳舞的时候,你为什么站着?

大象气呼呼地叫:

我是大象,是我父亲的儿子,

我是大象,是我父亲的儿子,

你欺骗了我,我来报仇。

而阿南西唱着回答:

我们吃了雅姆斯草,好吃极了!

该跳舞的时候,你为什么站着?

突然大象也跳起舞来了,它一点也控制不住自己,按着鼓的节拍跳着。

它向前跳,向后跳,围着房子跳,往各个方向跳!它跺着脚卷起一阵灰尘,它踏坏了篱笆,在院子里踩出了一个坑。

“不要打鼓了!”大象叫道,“我没有力量跳了!”

但鼓还在打:加塔帕加塔尔!洛托托!加塔帕加塔尔!

大象终于哀求说:

“不要敲了,我走吧,我们以后不提雅姆斯草了,我们说,这草是你买来的,你用这音乐作代价买的。关于这件事,我今后不再说了。”

阿南西这才不敲鼓了,大象和三个儿子才停止跳舞,这时,它们个个都跳得精疲力尽了。

大象的后部要比前部窄,就是这么形成的。

十三、阿南西赖债

有一天,阿南西需要钱,它去向邻居借。但是它的名声相当不好,没有一个愿意借给它。后来它去向豹借,又去向大象借,但它们谁也不肯借给它。

它又去找珠鸡、乌龟、鹰,还是没借到。最后,它到遥远的村庄里去,那里住着一条蛇。结果蛇把钱借给了它,但有一个条件:过二十一天要还。

二十一天过后,阿南西没有一个钱还债,它开始动脑筋,如何摆脱困境。

它到自己菜园里,来了一满篮雅姆斯草,它把篮子顶在头上,就到蛇家里去了,对蛇说:“你很客气地借钱给我,现在时间到了,但这两三天我还是没有钱,我希望你发发善心,再等几天。现在为了表示感谢你的帮助,我特地带来了一篮雅姆斯草。”

阿南西说了许多恭维讨好的话,于是蛇同意再等三天。阿南西把带来的一半雅姆斯草交给蛇。蛇把草分给朋友们了。阿南西把自己的一份留在篮里。

但在半夜里,阿南西偷偷地从席子上爬进来,悄悄地溜到外面,它把自己的一份雅姆斯草,藏在草丛里。它回来后,把空篮子放在门口,又睡下去了。

早晨,它走出蛇的家,问蛇:

“我的雅姆斯草呢?”

蛇根本不知道阿南西草的事,所以也讲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阿南西拿了一只空篮子,回到家里。它走到头领那里,向它诉说自己的雅姆斯草被偷了。

附近的动物知道了这件事都很不安,互相议论:“哪个贼竟敢偷阿南西的雅姆斯草?”“哪个贼竟敢偷阿南西的东西?”

头领召集全体村民审问,要找到一个偷东西的人。村里的人都来了,阿南西说:“我用一把神刀,碰一碰大家,如果它没有罪,就不会被刀割伤,如果它有罪,神刀就要伤害它。”

这时,珠鸡第一个出来,阿南西在它的羽毛上划了一刀,但不是用刀口,而是用刀背,所以珠鸡没有受伤。阿南西对乌龟、兔子和别的动物也都是这样,它们都连伤痕也没有。

最后轮到蛇了,蛇说:

“我也想来试一试。”

但阿南西不肯,它叫道:

“你那么客气借钱给我,你怎么会偷我的雅姆斯草!所以对你试验是没有意思的!”

但蛇一定要试,说:

“我也应该试一试,你的草被偷时,你在我的家里,别的野兽都受了试验,我也应证明自己无罪。”

阿南西还是劝它说,这是多余的,但蛇还是一定要试。

阿南西终于说。

“好吧,既然你自己要试,我们就来试试看吧。”

于是,阿南西用刀划了一下蛇的皮肤,但这一次它不用刀背,而是用了刀刃,一刀把蛇杀死了。这时,大家一起叫道:“它经受不住试验!就是说它是有罪的!”

蛇死的时候,肚皮朝天躺着,好象在说:“上帝!看看我的肚子吧,我到底吃过雅姆斯草没有?”

所以每一次蛇被打死时,肚子总是朝天,这是要叫上帝证明它是无罪的。

十四、阿尚吉部族如何欠债的

有一个叫索柯的猎人,有一天,从明城来到阿尚吉部族居住的地方。他不是这个部族的人,但同柯马西村的一个姑娘结了婚,所以,就住在阿尚吉部落里了。他很快学会了阿尚吉的语言,后来人们也忘记了他是异族人。他来到阿尚吉部族之前,向别人借了许多钱,这使阿尚吉人十分不安,因为在索柯借钱之前,这个部族里是从来没有人借钱的。可现在在阿尚吉部落里却出现了一个欠债的人。因此人人都很讨厌。老头子们对索柯说:“索柯,你来之前,我们阿尚吉人是从来不借钱的,你也不应该欠债。”

索柯想办法解决,想了很久,感到确实应该还债,但怎么还,他是不知道的。

有一天早晨,索柯用椰子汁做酒时,阿南西从门口走过,索柯就问:“阿南西,你的智慧出众,给我出出主意,如何来摆脱债务。”

阿南西想了一会儿,说:

“这样,你宣布:谁喝完你的椰子酒,你的债就转到谁的身上。”

索柯听了大喜,说:

“这可简单极了!谁喝了我的椰子酒,我的债就转到了谁的身上!”

阿南西问:

“那么我可不可以尝尝你的酒呢?”

索柯说:

“请喝吧!尽量喝吧!你自己倒,自己喝吧!”

阿南西喝完了酒。索柯说:

“现在,我的债都转到了你的身上,我不欠债了!”

阿南西就这样承担了索柯的债,它回到家里,种了几颗麦子,宣布说:“谁吃完我的麦子,谁就承担我的债务。”

麦子长大了,有一只鸟从自己巢里飞出来,飞到阿南西的菜园里,喙吃了麦子。

“‘哈--哈--哈!现在我的债务转到了你的身上!”阿南西说,“我不欠债了!”

鸟回到自己巢里,下了几个蛋说:

“谁打碎我的蛋,谁就承担我的债。”

有一天鸟不在巢里,风刮来,吹折树枝,树枝打在鸟巢上,打碎了鸟蛋。

鸟回来了,看见发生的事,就对树说。

“现在我的债转到了你的身上,我没有债了!”

于是,树成了欠债者。树枝上开了花,它说:“谁折了我的花,谁就欠了我的债!”

这时一只猴子走过,它摘下了这棵树上的全部花,树说:“现在你承担了我的债,我再也不欠债了。”

现在债转到猴子身上。猴子说:

“谁捉住我,谁就欠债。”

这时,狮子走过森林,它抓住猴子,它的有力脚爪差点打死了猴子。

“哈哈!”猴子叫道,“现在债已转到你的身上了!”

于是狮子就欠债了。它在树林里走了很久,怎么也想不出摆脱债务的办法,最后它说:“谁吃掉我,谁就承担我的债。”

有一天索柯来森林打猎,打死了这只狮子。他把狮子肉拿到村里,分给阿尚吉部族人吃,他们个个都吃了狮子肉,这样债务又回到了阿尚吉部落人那里。

十五、为什么阿南西藏在暗角落里

阿南西和妻子儿女有一块田,它们自己耕种,所以全家都有得吃,但阿南西不愿同妻子、儿女们一块耕种,所以想出了一个狡猾的办法。

阿南西告诉妻子阿索说,它生病了,要去找巫医看玻可它一走,直到深夜才回来,对妻子说,自己病情很严重,巫医好象已暗示自己,死期已不远了。如果它死了,巫医说,把它埋葬在田里的最远角落里,就在种雅姆斯草田的旁边。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样,震惊了全家。阿南西还说,巫医的话还不止这些,要阿索应该把丈夫同样、臼、盘子、碗、锅子葬在一起,以便使阿南西到了另一个世界也能生活。

过了几天,阿南西躺在自己的草席上,装出死的样子。阿索在田的最远一角种雅姆斯草的旁边埋葬了它,并在它的坟墓里放了日用品。

但阿南西只在白天留在坟墓里,天一黑,它就爬出来,拔了几把最好的雅姆斯草根,煮熟吃了。阿南西吃了个饱,然后又到坟墓里去了。它每夜出来,采摘最好的雅姆斯草根,煮了吃,到了白天又躺在地下面。

阿索和她的儿子们发现有动物在偷它们的最好雅姆斯草、玉米、木薯,于是它们到阿南西的坟墓上去,它们祈祷,请求阿南西的灵魂赶走小偷。

同以前一样,阿南西又从坟墓里爬出来,摘了一把最好的雅姆斯草、玉米、木薯,又吃了个饱。

阿索和她的儿子看到阿南西的灵魂不能赶走贼,它们就决定想办法捉住贼。

它们用很粘的树脂做了一个象人的东西放在长雅姆斯草的地方。这一夜,阿南西从自己坟里爬出来,看见田里有一个人形。阿南西问:“你为什么站在我的田里?”

树脂做的人没回答。阿南西又说:

“如果你不从我田里滚开,我要打死你!”

人形还是不说。阿南西又叫:

“快滚开,否则我要收拾你了!”

仍没有回答。阿南西忍不住了,它用脚狠狠打去,没料到,它的脚爪牢牢地粘在树脂上了,怎么也挣脱不了。阿南西说:“快放开我的右脚,我无法忍受了!”

但人形还是不放它。阿南西又说:

“你还不知道我的力气之大吗!我左脚的力气比右脚还要大,你想尝尝它的味道吗?”

阿南西没等到回答,就又用左脚踢去。现在它的两只脚都粘在树脂上了。

阿南西叫道:

“可怜虫!你马上放开我,从我田里走开!否则,我要打你耳光,叫你一辈子也忘不了!你听说过我的右后腿的力气吗?”

阿南西说到这里,又用它的右后腿踢了一下,它当然也被粘住了,阿南西叫道:“你不放我,那么再请你尝尝我的左后腿!”

它又用左后腿踢了一下,现在它的四条腿被牢牢地粘在人身上。阿南西叫道:“你真是太固执了!你听说过,我的头有多厉害吗?”于是它又用头撞了一下人,结果,头也被粘住了,阿南西非常愤怒,说:“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马上乖乖地离开,我就不告诉你们部落的头领,如果你不走,我马上压死你。”

那人还是不说话。于是阿南西深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压人。现在阿南西整个身体粘在人身上了,完全动弹不得了。

早晨,阿索和儿女们来到田里,找到了阿南西,见它紧紧粘在那树脂人的身上。它们一切都明白了。它们把它从树脂人身上取下来,带到村里去见法官。路上碰到的人看到阿南西满身是树脂,就嘲笑它,给它编了可笑的歌。

阿南西羞得满面通红,用帽子遮住脸。当阿索和两个儿子停在泉水边喝水时,阿南西挣扎出来逃走了。它逃进附近一家屋里藏了起来,爬上墙,到了梁上,藏在最暗的角落里。从此后,阿南西不愿见人了。因为人要嘲笑它,所以它藏在最暗的角落里。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