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 > 正文
魔法锚链

火车因故障停在一个叫“天鹅镇”的车站,这里早已经废客运多年。但我觉得“天鹅镇”这几个字有些眼熟。因火车里十分烦闷,我打算下车透透气。我就在这时看见了那个女人。我礼貌地打招呼。她转过脸来看我时,脸上闪过惊骇的表情。她告诉我她在等人。

“我记得列车员说这里没有班车了。” 我说。

“是的。但你说过,他怎样离开,就会怎样回来。”她抚摸了一下胸前的一件饰物——一只做成船锚状的小吊坠。我认出来了,那是“圣安德烈魔法锚链”,出自肯尼?霍金斯的创意!说到这个“肯尼?霍金斯”,他和我“约翰?加林顿”颇有些渊源,因为我们是同一人。

二十年前,我,肯尼?霍金斯,一个不入流的 “魔术师”,经常用开发的“新产品”,忽悠那些小镇里的人。“天鹅镇”就是这样一个镇子。我记得它是因为我的 “圣安德烈魔法锚链”,在这里只卖出一件。我告诉人们,买一对魔法锚链,把其中一件自己戴上,另一件交给离别的人,不论他走了多远,他的心都会停在属于你的港湾。我努力了三天,一个裹着面纱的女人向我买了一件。而今天,她就站在我面前。行骗多年,我第一次感到愧疚。

“他叫什么?”我鼓足勇气问。“利奥。当时,他就是从这里坐火车离开的。”

“失陪一下。”有一个念头突然冲入我脑海。 回到车厢里,我找到了剩下的唯一一根“圣安德烈魔法锚链”,用最快的速度,在锚链的内侧刻上了:利奥。刻完后,我用瑞士师傅密传的手法把刻面锉旧。然后,我朝车厢外走去。“夫人,实在是太巧了。”我把手中的那根魔法锚链拿给她看,“在车长室,我看到了它。车长告诉我它在失物招领处呆了很久。”她伸出手犹豫地接过项链。我继续说:“我不会认不出自己的宝贝。而这上面的名字……我猜利奥在车上弄丢了它……”她听完我的推断,说:“谢谢您,霍金斯先生。如果您愿意,请您到我家坐坐吧。”我本想拒绝,就在这时,车长告诉大家,列车估计今天修不好了。于是我别无选择。

出了车站,很快就来到了她家。一桩英格兰式的灰白房子,草坪有人修剪过,但樱桃树上的枯枝无人摘除,屋顶上也有一处破了,这些都在暗示:这里缺少一个男主人。我独自在门廊内喝茶,她的花草茶闻起来很香,但我没敢喝。因为我不知道她邀请我来,究竟有何用意?我正猜测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玛丽莲,这茶苦死了! 你这该死的女人,你在哪儿?”喊叫声响起时,女人已走到门廊上。

“你丈夫?”我问。她点头。没有等我继续询问,她回应了声,“利奥,我来了。”我全身一震,“你叫他什么?”她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他就是利奥。”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而女人说:“他一直戴着我给的锚链。谢谢你的好意,”她扬了扬手里的冒牌货,“魔法很有效。他人是回来了,但灵魂没有。短短五年的外出改变了他。我在站台上等的,是那个会叫我‘玛丽莲公主’的利奥,是会修理一切家具,给孩子们削小木偶的利奥。霍金斯先生,您是个善良的好人,谢谢您。”

女人说完就走了进去。我呷了一口花草茶,确实很苦。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