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买娘

长工黄大汉年满二十八还是光棍一条,俗话说,皇帝不急太监急,东家吴老财为他操起心来。别以为吴老财怜贫济困,实是另有所图:黄大汉生性老实,是个好庄稼把式,虽吃糠菜饭、喝南瓜汤,但干起活儿来肯卖死力,这样的长工打着灯笼难找。

  吴老财想给黄大汉找个老婆,一为家里添个针线女奴;二来生个小长工给吴府当牛作马,一举两得。这年头闹饥荒,老百姓卖儿卖女卖老婆,女人比猪羊还便宜。黄大汉拿着吴老财给的几贯铜钱到“人市”,见许多蓬头垢面的妇女、衣衫褴褛的孩子,插草标贱价叫卖。黄大汉看中个女子正要谈价,听身后一声叹息,他转身一看,见是个白发苍苍的瞎眼老太婆,面带菜色,身插草标双膝跪地,面前的纸上写着:“铜钱五贯,卖身做娘!”

  这老太婆年纪大又是瞎子,还卖身给人做娘,“人市”买主虽众,唯独她这儿无人问津。正值数九寒冬,老太婆衣裳单薄,瑟瑟发抖。黄大汉心善,他从小没爹娘,一见老太婆在寒风中咳嗽发抖,大汉心像尖刀扎!黄大汉过去跟老太婆打听,她说:“我年近六十,只有一个干儿子,我不能养活自己,老身才卖身给他谋生。你当面把钱交他,老身才跟你去。”

  黄大汉老实巴交,又同情老太婆遭遇,说什么他都点头。两人谈妥,老太婆喊来个破衣烂裳、身材修长的小伙儿,说这是她干儿子。三个人写下契约,黄大汉将钱交给小伙儿,要领老太婆回去。小伙儿泪流满面,说舍不得干娘,想跟干娘住三天。

  黄大汉见小伙儿真挚,带他跟老太婆回自家破屋。小伙儿伶俐勤快,一来就帮黄大汉修修补补,夜里他说想挨干娘睡,老太婆睡破床,小伙儿打地铺,三天后才告别干娘而去,留下老太婆跟黄大汉过日子。黄大汉依照契约,诚心把她当娘,自己半饿肚子省下野菜稀饭让娘吃饱;屋里冷他用泥巴做个简易火炉,捡干柴回来烧火暖屋;见娘没有衣穿,大汉找管家胡三借高利贷,买土布给娘做棉衣;娘的眼睛看不见,大汉削根上好木棍给她做个拐杖,把娘照顾得无微不至。

  大汉对娘这么好,娘对他也真情实意。她虽眼瞎,手脚还能干活,大汉下田下地干活忙,娘在家烧火做饭缝缝补补,让大汉感到家庭的温暖。

  吴老财出外一个月回来,听说黄大汉买个老瞎婆,怒骂说:“我给你钱,是让你买个老婆,给我生个小长工,为我家做苦力,你小子却买个老瞎婆。咱吴家不养废人,快把老瞎婆送走,不然我把你俩一起卖给煤窑做苦工!”

  黄大汉虽舍不得娘,可吴老财说一不二,什么狠毒的事都做得出!瞎娘晓得他遇上难处,安慰说:“孩子别急,娘跟你说句实话,我是府城首富夫人,丈夫陆士奇曾在朝为官,看不惯奸臣当道、奸贼横行,辞官回来隐居闹市。我们年近六旬,只有一个闺女,因丈夫常年患病我又眼瞎,急欲招婿继承家产……”

  原来,陆士奇夫妇历经仕宦饱经世事沧桑,一不愿招做官的,嫌官员贪酷残暴,凶恶胜过豺狼;二不招商人,嫌商人见利忘义、人面兽心;三不招富家公子,这些人仗父辈之福荫灯红酒绿,大多是酒囊饭袋。他们想找个仁慈善良、忠厚老实的人为婿,一好照顾女儿,二好继承家财。陆小姐通情达理,怕找个薄情负义、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误终身,支持父母的意见。

  陆家夫妇商量说,如今人心不古,人言不可信,让下人仆役寻找打听容易受骗上当,不如自己吃一番苦亲自寻找。因陆士奇患病,陆夫人只好亲自出马,带几个心腹仆从,自己装扮成穷瞎婆,插草标卖身给人做娘。可谁会傻到花钱买个瞎子做娘啊!陆夫人十分平静,想哪怕等三年五载,总会等到个有同情心的人!终于等到黄大汉,把陆夫人买去,仆从们装成小贩、闲汉,暗中保护。

  陆夫人说完,掏出块刻有字迹的纯金鱼头牌给黄大汉做信物,让他明年正月十五,拿这块鱼头金牌到陆府认亲,她要星夜回去,告诉丈夫、女儿喜讯。

  夫人让黄大汉三更送她出村。到了村口,朝几间破屋喊几声,屋里走出几条大汉,他们是陆家的保镖、仆从,跟到这里暗护夫人。有人牵出毛驴扶夫人坐上,夫人嘱咐黄大汉速回,别跟人提这事。黄大汉回去掏出鱼头牌看,牌上刻有“陆府”二字,不禁越看越高兴,暗谢老天。

  黄大汉想起将来好日子心里欢喜,时不时掏金牌偷看。这天,管家胡三找他收高利贷,大汉正观赏鱼头牌,胡三劈手夺去一咬:“乖乖,是真金子!”

  黄大汉伸手去夺,胡三怒喝:“好小子,你穷光蛋一个,哪来的金牌牌?是当强盗抢的,还是做贼偷的?”

  黄大汉正要解释,胡三二话不说,抓他去见吴老财,将金牌交给吴老财。吴老财想这穷小子,竟有这么一大块金子,肯定来路不正!当下审问黄大汉。黄大汉不讲,吴老财大喝:“谁不知你穷得叮当响,这金牌贵重得很,不是偷的、抢的,难道是天上掉的,地下冒的?若不如实招来,把你送到衙门打屁股上夹板!”黄大汉吓落了三魂七魄,忙把买媳妇遇瞎老太婆的奇遇说了出来。

  吴老财沉吟一下,叫胡三把黄大汉带下去。黄大汉说:“把金牌还我吧!”吴老财吼道:“你的一面之词不算数,金牌暂放我这儿!”

  黄大汉还想说啥,吴老财手一挥,胡三带家丁把他推出去了。黄大汉回家沮丧得连饭都没吃就蒙头大睡,半夜大门被踢开,冲进一群蒙面人。黄大汉梦中惊醒被人按住,嘴被塞住,手脚被绑,装进麻袋,被人抬到大河沉入水中。

  正月十五,陆家张灯结彩办喜事,一群仆人站在门外,等女婿持金牌认亲。正午时分来了个自称黄大汉的,手持陆夫人的金牌。陆府管家接金牌,把他请到一间屋里,问了一下“买娘”经过以及夫人跟他生活的细节。黄大汉对答如流,管家听了点头,又请夫人当面问话。丫鬟扶上个瞎眼老太婆,黄大汉一见哭着喊娘。

  老太婆说:“你真忠诚守信。今天大喜佳期,你跟我内院换衣,吃了晚饭入洞房!”

  黄大汉大喜,刚进入内院,就被官差套上镣铐。黄大汉大喊:“我来认亲做女婿,你们怎么乱抓人?”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怒喝:“大胆强贼,你谋杀黄大汉冒名骗婚,该当何罪?”

  这黄大汉抬眼一望,见一官员正襟危坐,两边各坐一个老人!他忙说:“大人,我真是黄大汉,刚才在外院对管家提的问题对答如流,遇到岳母大人也把当日生活细节说得清楚明白,这难道是假的?”他一讲完,官员身边一个老太太笑着说:“好你一个强贼,哪个是你岳母?这老太太才是陆夫人,刚才那个瞎眼老太婆,是老妈子假扮的。你错认陆夫人露马脚,还想嘴硬狡辩!”

  官员一挥手,衙役请上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来跟这人见面,两人一见都吃一惊。假黄大汉说:“黄大汉,你、你没死?”那汉子说:“管家爷怎是你?我还以为老爷亲自来冒充呢!”这汉子才是真黄大汉,自称黄大汉来认亲的是管家胡三。

  胡三结巴起来说:“这、这……”

  胡三交代,当日吴老财问出黄大汉买娘真相,知他将被府城首富招为女婿,心想这穷棒子时来运转,马上去当富豪做新郎,我虽田多地广金银不少,跟陆家比是小巫见大巫;听说陆小姐是百里挑一的美人,这老天爷也太偏心了,如此年轻美貌有钱有势的豪门小姐,居然配给穷光蛋!吴老财想来想去硬是睡不着,夜传胡三商量对策。胡三眼珠子一转,出了一个馊主意。

  胡三附到吴老财耳边,悄声撺掇吴老财冒名骗婚。他说:“黄大汉在老爷这儿,金牌也在您手上!那老太婆是瞎子,咋认得真假?她的这段生活细节,那呆子刚才讲清楚了,到了陆家他们问啥,老爷你就答啥!老太婆临走时讲了:以金牌为证!”

  吴老财连连点头,咬着牙说:“只是那呆汉若知我冒名骗婚,跑去吵闹岂不露马脚?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为了荣华富贵,留那呆子做啥?”

  吴老财没想到这番话也提醒了胡三,他暗想,老爷一个糟老头,想冒充他人骗婚谋富贵,我年轻力壮,眼巴巴看别人吃肉,自己连汤都没得喝,岂能甘心啊?胡三就想出一条毒计,埋伏在府城路上。吴老财冒充黄大汉,为不让人怀疑瞒着家人独身上路,被胡三暗中袭击,将尸体装进麻袋扔进大河。然后胡三赶到陆府,冒充黄大汉骗娶美女

没想陆家招婿一切考虑周全。当日,那自称干儿子的小伙儿,实是陆小姐女扮男妆,随夫人一起去黄家住几天,认准黄大汉相貌,看清楚他的为人。陆夫人眼瞎心明,早考虑万一黄大汉说漏嘴,有人冒名骗婚。她人虽回到府城,却安排家人暗中保护黄大汉。

  黄大汉被装进麻袋沉河,陆家保镖跟踪在后,等吴家人离开后下河捞人,带回陆府专等冒名之人。胡三一进陆府,陆小姐早在绣楼上,认出是个冒牌货,再派个假夫人接见。胡三不识陆夫人,见了瞎子就喊娘,这么多证据,令他无可狡辩,最终跟吴老财一样见了阎王。

  黄大汉婚后定居陆家,陆府是座老宅,有些房子他甚觉熟悉,一些情景依稀似在梦中见过。一天,黄大汉无事到后花园看花。觉得这园构筑形状园中路径好熟悉,自己仿佛在这儿玩耍过,双脚似被人牵着不由自主上了楼,在一间关闭的房门口停下伸手推门。门锁年久锈脱竟直推开进去,这房间虽然陈旧,却布置得小巧玲珑,十分可爱,里面灰尘积厚、蛛网遍布。

  黄大汉一见这情景,一种久违的记忆被打开,他回忆起小时跟母亲住这间房里,母亲的亲抚疼爱一一涌上心。大汉清楚记得那时他顽劣贪玩,在母亲去药店看病、丫鬟使女去花园采花的空隙,偷跑下楼逃到野外玩耍,被人贩子诱拐异乡。

  黄大汉记起往事,不由得放声大哭。烟花三月园中繁花似锦,陆老爷和夫人在花园那边观花,听这厢有人大哭,叫下人来找。下人把哭哭啼啼的黄大汉带到二老身边,老爷、夫人问他为啥哭。

  黄大汉说:这些时日感到景物似曾相识,今儿来到花园,觉得小时在此玩耍,上楼见那小房间,记起儿时往事及父母疼爱之情!他这一说把老爷夫人惊得目瞪口呆:陆家原有一子,小时因夫人去药店看病,丫鬟使女偷空贪玩采花,孩子偷出家门被人拐走。家中虽派人四方寻找终是泥牛入海,老爷因此愁肠百结得病在身,夫人想念儿子哭瞎双眼。那间小房成了老爷、夫人心上的伤疤,长年累月紧锁房门没人再进去。

  找了几年儿子不见,老爷、夫人绝望想收养个孩子。一年冬天,有个老乞丐拖着病体、带个女孩子风雪乞讨,夜里老乞丐冻死街头,女孩雪地啼哭,惊动老爷、夫人,二老把孩子抱回家,出资安葬老乞丐。老爷、夫人见女孩聪明伶俐,就把她认作女儿,她就是陆小姐。

  陆家夫妇喊来小姐,几个人跟黄大汉说昔日情形都对上了号,又拿银盆盛满清水,请来城里知名医生给黄大汉、陆老爷滴血认亲,果是亲父子!陆家老少四人喜得抱头大哭。

  陆夫人没想到,她为招婿卖身做娘,竟找回自己的亲儿子;黄大汉没想到,买个老妇做娘,竟是亲娘!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