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张“胡天”的怪谈-凤凰原创大赛

  张“胡天”是个老农,80多岁还很硬朗。他耳不聋眼不花,走起路来把地踏得嗵嗵响。怎么说病就病了呢?据说病得还很不轻,已经几天卧床不起难以出屋了。我与他是同村的忘年交,关系不错。听到消息后,便立马去探望他。村子大,路不近,我一路走,一边回想着老人快乐人生的精彩片断。

  一、撒谎

  他斗大的字不识半升,从小就喜欢听说书、看皮影。他脑子好、记忆力强,只要看过、听过一遍,就能绘声绘色地讲给别人听。他撒谎张嘴就来,骂人不带脏字。自编原创故事那是卖瓦盆的掌柜——一套一套的。所以,他的外号“胡天”便成了他的大名。

  那一年,我放暑假回到村,在街头遇见他,便缠着他叫他撒个谎开开心。因为,他每撒一个谎,就是一个精彩的小故事,很有艺术性儿。可是,他却说:“今天没工夫撒谎,我很忙。等改天吧。”我问他在忙啥?他说:“村南老牛河的上游关闸、憋水在浇田;咱村南的河段全干了,鱼、虾在河床上欢蹦乱跳,好多人都在捉鱼摸虾。我得赶紧回家取鱼篓,也去‘捞一锅儿’。”说完,他急匆匆进了自家的院子。

  ‘吃鱼不如打鱼乐’。我一听说老牛河干涸了,何不也去‘干锅拿鱼’凑凑热闹?于是,我也急忙从自家拿了鱼篓赶赴老牛河。但到岸边一看,满河水正在浩浩荡荡往东奔涌,连个人影儿都没有!我顿觉上了“胡天”的当!您看看,这“胡天”的撒谎艺术性儿有多高!

  二、总统

  听老人们说,张“胡天”从小就会编故事。有人问他一些“典故”,他出口成章,对答如流,从来不打奔儿。但是,那些解说往往是他杜撰的怪谈。

  在解放战争中,“胡天”正当年。在支前队伍里,他推着独轮手推车给解放军送给养。大家累了坐在路上休息吃干粮;他叼着小烟袋,擦着汗水给大家讲故事。

  有人问他:“这‘蒋该死’的大总统,是谁给封的?”

  “这话说起来话长。古代的皇帝的名号是咋起的知道不?"

  大家大眼瞪小眼儿,谁也说不请。

  “古代的皇帝谁给起的名号?咱凡人哪能行?”

  “那就是皇帝自己起的名号了!”

  “你看看,老外了不是?”‘胡天’不屑地用鼻音哼了一声,以显示他的知识渊博。他在鞋底上磕掉烟锅里的残灰,把烟袋锅揣在怀里,然后清清嗓子,故弄玄虚地说“你想嘛,历代皇帝不全是成年后才登基的。有的皇帝崽子在怀里抱着就接班了,他狗屁不懂,能给自己起名号?”

  “那是谁给起的呢?”

  “是天王啊!你没听说过:皇帝是真命天子——天王之子。自然是天王给起的名号。在古代,不管是哪朝哪代,皇帝登基大典,都要升旗的。旗子升到云天,天王老子就在旗上面写上帝号。比如,爱新觉罗.瀻湉——大清朝的第九代皇帝登基时,把旗升上天,天王老子大笔一挥,等把旗落下来一看,旗面上有‘光绪’二字,墨迹没干。因此,这一任皇帝的名号就叫‘光绪’。可是,到了末代皇帝登基,把旗升上天,等落下来一看,满朝文武大臣都被吓出了冷汗。那场面,可是张飞拿耗子——大眼瞪小眼儿!为啥?因为旗面上不但没有字号,反而中间被捅了一个大洞。这可是不祥之兆!难道天王老子生气了,不肯给新皇帝起名号?朝中有个名叫‘玄机道人’的谋士。他暗暗思谋了片刻,乐了,立马大声说:当今皇帝号为‘宣统’!大家疑惑不解。他解释说,这旗是悬在半空中被捅破的,那不‘悬’着‘捅’的吗?所以,当今天子号为‘宣统’。到了袁世凯这一代,他还想做皇帝,不愿意民主、共和。可是,登基那天,旗子落下来一看,还是一个大洞!难道大清王朝的气数未尽?袁世凯心想:不对,宣统皇帝在辛亥革命中,被孙中山推翻了,我就是想当皇帝,也不能重复再用宣统的名号哇!所以,他命令旗手换上新旗又升了上去,但落下来一看,旗面中间又被捅了一个大窟窿。这下可把袁世凯的鼻子都气歪了。俗话说;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袁世凯的狗头参谋,可比宣统的军师更加高明。这位说了:旗子升上去就捅,升上去就捅,怎么‘总’‘捅’啊?干脆就叫‘总统’吧!就这样,窃国大盗袁世凯作了中华民国的大总统!当今的蒋该死,就是这样传下来的。可是,这小子贪赃枉法、欺压迫百姓啥事都干,就是不干好事。全国上下都不答应,国家哪能让他‘总’‘统’治着?所以,咱老百姓不要他这个总统;所以,共产党带领大伙要推翻他。所以,咱推着小车上前线,心甘意肯!”

  胡天的故事,虽然似是而非,纯属驴唇不对马嘴的怪谈。但他毕竟说出了百姓的心声,并且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很开心,都很受鼓舞!等大伙抽足了烟,歇足了劲,他一呼百应,推起小车格外欢,那只支前队伍,车轮滚滚一路飞!

  三膏药旗

  有人可能会说:这样的人才,要是有文化,能编会写、口笔相应,说不定也会成为咱“故事中国网”的怪谈人气写手。或许会成为出类拔萃的曲艺表演艺术家。其实,胡天少年时代,家里穷,再赶上战争动乱,哪有机会上学?尽管他没上过学,但他从记事起,就爱听说书、看皮影。从中懂得了许多善恶报应等道理。从而,小心眼儿里常常琢磨个小故事,讲给大家听,很受村上人的欢迎和夸奖。

  那一次,日本鬼子扫荡,村上男女老少坚壁清野“跑反”(“跑反”就是逃离家乡躲避战争的方言词)路上,携妻带子哭爹喊娘苦不堪言。跑不动了,坐在路上歇腿、喝水、喘气儿。可他却是乐观耐劳、谈笑风生。虽然累得喘气,却给小朋友们讲故事,进而也招来了许多大人,众星捧月似的凑到他身边坐着听故事。

  自然,大家都在痛骂日本鬼子缺德冒烟。于是,胡天就以“膏药旗”为题,痛骂小日本。他讲骂人的段子,那是老戒吃苍蝇——张口就来,但从来不带脏字:

  “大伙别骂了。听我讲讲这小日本的‘膏药旗’的来历吧。我问问你们:这小日本国在哪边?”

  有的说小日本不是个国,是个人名,养了一批有娘没爹的坏蛋,专靠偷鸡摸狗为生,没家没国尽搞侵略…。哪知道这帮王八犊子‘窝儿’在哪里?总之,人嘴两张皮,说啥的都有!

  “小日本就是个国。”小胡天肯定地说“在东面的大海里。那几个小岛就像毛驴屙出来的驴粪球,哩哩啦啦撒在大海里。根本不像个国样,但野心可不小,打着‘膏药’旗,端着刺刀,进了咱中国烧、杀、抢掠,妄想吞并咱中国。你别看这‘膏药’旗简单,可日本天皇却费了大心思。以前,这小日本儿连个国旗都没有,要想出国打仗没旗咋成?究竟作个啥样的国旗好呢?那小日本天皇正在发愁,不料忽然刮来一阵狂风,飞沙走石连眼都睁不开。大风过后,被狂风卷起的一张废纸飘落到天皇的头上。那天皇随手展开一看,原来是妇人用过的一张月经纸,上面印着圆圆的一片血污!这天皇灵机一动,这可是天意——国旗有了。紧接着他一声令下,按照月经纸上的图案,造起了‘膏药’旗!这小日本打着膏药旗,耀武扬威进了咱中国,一点也不感到羞耻!什么‘太阳旗’?纯粹是妇人的一张月经纸!”

  小胡天讲得兴致勃勃,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正在嘻嘻哈哈开心时刻,背后远处,突然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大家听听,咱们的抗日队伍开上去了,跟小日本拼的多带劲儿!小日本的日子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人们听了有关膏药旗的故事,又听到前方抗日队伍的枪炮声,大家忘记了苦难,增加了必胜的信心。个个振奋不已……

  尾声

  想着、走着,转眼就到了胡天的大门口。今天去探望他,一则慰问;二则还想听听老人家有关小日本的新版戏说故事。因为,最近小日本又在我国的领土——钓鱼岛上挑衅。老人家常听收音机、看电视,一定会有新版原创“怪谈”故事。如果您也想听听,那好,等我回来再向您学舌。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