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民间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正文
复活的石像

l、

问江镇神龙泽有片茂密的树林,这里风景优美,除了林木花卉、草地溪流,还有很多石头雕像,走兽人物皆有,没有记载哪年哪月出自谁之手。这些石像据说有上千年了。

这天,乔北星约了几个朋友来这儿春游,他们来了兴致,找块空地玩起了羽毛球。这块空地附近,就有几个古老石雕。

球打热了,乔北星脱下外套,把衣服搭在了仕女石像肩上。队友笑道:“要是这石头是个美女,不如你娶了去。”

乔北星嘿嘿一笑:“可惜它太丑了,不过倒是挺有身材。”说罢,他拧了把石像的乳房和下体,引得众人一番哄笑。这座雕刻精美的仕女石像翻着鼓起的灰眼珠,一动不动。

玩累了,大家回聚集地,走到半路乔北星想到:外套还搭在石像身上呢,便说:“你们先走,我马上就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失魂落魄地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回来,他失常的样子引起了同伴的注意:“北星,你怎么了?”

乔北星睁着惊恐的眼睛直摇头:“什么也别说了,我见到鬼了。”

在人们一再追问下,乔北星惨白着脸说了实话:他回去拿外套,刚把手伸向自己的外衣,那座千年不动的石像突然扭动身体,并开口说话了:“你摸了奴家的身体,按照我们民族的风俗,相公要娶我为妻……”

人们哈哈大笑,觉得乔北星在编瞎话。乔北星解释道:“这是真的,我吓得差点尿裤子,赶紧往回跑,听到石像说它会来找我,现在衣服还在它手里呢。”

确实,乔北星那件价值上千元的运动衣没在手上,他很喜欢那件衣服,不会为了一句瞎话随便丢掉。大胆的男人们再次回到打羽毛球的空地,草木依然,石像依然,那件外套也依然,一切没有异样。

朋友帮乔北星取回外套,乔北星吓得直往后躲:“我不要!这衣服上沾着妖气,谁要谁拿去。”

一摸衣服口袋,一块竹板掉下地,上书谁也看不懂的古文,怎么会有这个奇怪的东西?人们紧张起来。朋友中有一位精通考古的学者,他仔细一看大惊失色:“将与君生生世世,江水干涸不敢绝。这是早巳失传的小纂,为什么会有这个?”

大家把惊愕的目光齐齐投向乔北星,乔北星惊慌失措:“不要看我,我只是随便摸了下它。”

石像开口的诡异之事报到了镇长那里,镇长哈哈大笑:“哪有这种事?是谁在恶作剧整乔北星吧,躲在树后假装石像说话,又放个竹板进去。”

2、

第二天一大早,人们在镇宾馆过道发现了晕倒在地的乔北星,他嘴角有血,衣服上沾着灰屑。地上有一长串古怪的泥印,50厘米一个,很有规律,泥印一直延伸到外面草地,消失在野草灰土中。

昨天没有下雨,哪来的泥印?为什么是这么奇怪的形状?

乔北星醒后,哇哇大哭:“真的,它来了,它找我来了,它要我娶它。”

它是谁?它就是那个神秘的石像。

在乔北星断断续续的叙述中,人们了解到:昨晚半夜,乔北星被沉重的敲门声惊醒,他打开门,看到那座石像立在面前,嘴巴轻启:“奴家来了,郎君。”

乔北星刚想大叫,却被石像捂住嘴,拖到了空无一人的过道上,乔北星就这样吓晕了过去。

莫非那神秘的泥印就是石像留下的?它要经过小溪才能到达宾馆,踩出泥印是可以想见的。可惜这宾馆没有安装摄像头。

沉默千年的石像难道真的会复活?

就在人们半信半疑时,两个女人一前一后闯到了镇长那里,一个姓刘,五十多岁,一个姓付,二十来岁。她们昨天晚上都看到了一个慢慢移动的怪物。年青的付姑娘说:“昨晚月光好,我看清那好像是我观光过的石像,怎么会呢?不会是见鬼了吧?太可怕了。”

年长的刘女士牙床还在打战:“我看到它了,它回过头看我,还向我走来,我以为它要杀我,吓晕了过去,醒来它已不见了。”

如果是乔北星一个人说的,那有可能是胡扯,现在三个人都说看到了石像复活,这就让人不得不重视起来了。镇长紧拧眉头,面色沉重地发出指示:“调出街道上的视频监控看看。”

这时,秘书走进来:“镇长,有个人想见您……”

3、

“街道监控中,一个神秘怪物缓缓前行,疑似石像复活……”消息一经传出,惊得问江镇石像群附近的村民人人自危。大胆的人去查看了,那座据说复活的仕女石像移动了一米位胃,地上留下一个土坑。就是说它半夜寻郎回来后,没有站回到原来的位置。

一下子,所有的石像仿佛都生动起来,灰白的眼珠凝望远方,呼之欲出全部要复活了。这是个凶煞不祥之地,村民们跑的跑、搬的搬,大部分住进镇里安排的安居房,全部走光了。本就荒凉的神龙泽更加沉寂,死一样的寂静。

这天风和斗丽,一辆黑色皮卡停了下来,从上面走下一个男人,他就是乔北星。身后又下来两个女人,她们一个姓刘,一个姓付。

“嘿嘿,一点雕虫小技就打发了这群封建迷信、冥顽不化的乡巴佬,现在这里可以无障碍地开发了。”乔北星得意地说。

那座“爱”上他的仕女石像就在他前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把它移动一米,可费了乔北星好大的力气。

身后的女人正是“看到”石像复活的女人,她们一个是乔北星的老婆,一个是他的岳母,好戏需要有人陪衬,才更让人可信。那群可恶的泥腿子钉子户好不容易解决了。现在,乔北星要做的是:商讨征用此地营建旅游开发区。

“可惜镇长不跟我们合作,不收我们的钱,他如果发难怎么办?”妻子忧虑地说。

“放心,我上面有人。镇长还是配合了我们,说在监控视频中看到了石像复活,他也不想让这里老是无人问津……”电话响了,乔北星接了,是镇长的声音,他的口气非常焦急:“乔经理,你去了神龙泽吗?赶紧回来,小心石像复活会害你。”

乔北星笑道:“哪来的石像复活?我不是对您说实情了吗?那是不得已的苦肉计。”

“不,你听我说,石像真的复活了,我在监控视频里真的看到它了,不信你自己过来鉴定,那地方危险。”

镇长不是胡说八道、无中生有的人,阴谋的主人乔北星迷惑了。前方的仕女石像静静地看着他,好像要开口说话,经常装鬼的人更怕鬼,他赶紧跳上了车。

镇长办公室的电脑里,播放着拷贝来的监控、视频:黑夜中,一个形似石像的怪物真的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缓缓前行。乔北星的妻子、岳母说看到石像是骗人的,可这视频却是真的。

“你当那帮村民是傻瓜吗?他们怀疑是有人装鬼,如果不是这视频,他们是不会轻易相信的。乔经理,你真的得罪了神灵,赶紧走吧。”镇长焦虑地说。

乔北星傻眼了,原来镇长说“石像复活”并不是配合他,而是真的,但是,这该信吗?乔北星不愿相信。

4、

看过石像真正复活的视频后,黑夜变得无比漫长,乔北星睁大双眼望着宾馆房间的天花板,好久才陷入梦乡。他梦到石像变成眉眼模糊的女人,向他一步步紧逼过来:“奴家来了,郎君。将与君生生世世,江水干涸不敢绝。”

猛睁开眼,夜风呼呼,没有石像,只有老婆猪一样的睡容。

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每一步都震痛乔北星的心脏,脚步声在他门口停下了,“咚咚咚”有人敲门。不会是石像来访吧?他以前说石像来访是骗人的,可是谎话说多了,自己也发怵。

缩在被子里,乔北星不敢开门,敲门声锲而不舍不间断,老婆被惊醒了:“谁啊?大半夜真烦人。”她翻身下来去开门,乔北星赶紧跟在后面。

门打开了,一张灰白的石像脸赫然出现在门前,石像缓缓开口了:“郎君,奴家来了。”

乔北星吓瘫在地,妻子猛然关门,歇斯底里的尖叫声;惊醒了宾馆里的人。

过道上,没行石像,只有一长串古怪的泥印,50厘米一个,很有规律,泥印一直延伸到外面草地,消失在野草灰土中。

石像真的来了,它真的复活了!

乔北星的谎言变成了事实,他立马带着老婆、岳母跑得不见踪影了。神龙泽那片鬼地方,他再也不敢打歪主意了。

几天后,镇长带人来到石像群中考察这里的情况。这里山美水美,真是开发旅游的好地方,不过他不想给乔北星那种奸商,据说他上面有人,如果不是被吓跑的话,招呼上面领导来压他,镇长这九品芝麻官也没办法。

这片好山好水闲置许久,都是那帮眼光短浅、不肯搬迁的农民所致,好在乔北星帮他解决了问题。乔北星会玩假泥印,镇长也会,石像复活半夜逛街的视频当然是假的,乔北星门前的“石像”,其实是女人戴了个假面具,心里有鬼的乔北星看都没看清楚,就吓瘫了。

镇长拍拍“功劳”不小的仕女石像,笑道:“不怕鬼吓人,就怕人吓人,恶人就要恶来磨,对不对?”仕女石像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天知道它在想什么。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