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隐闻 > 正文
解密:五胡乱华以来的隋唐峥嵘史

  开皇八年(公元588年)十月,沸腾的江水预示着这个月的非同寻常。是月,晋王杨广出六合(今属江苏),秦王杨俊出襄阳,清河公杨素出永安(今四川奉节东),荆州刺史刘仁恩出江陵,蕲州刺史王世积出蕲春(今湖北蕲春),庐州总管韩擒虎出庐江(今合肥),吴州总管贺若弼出广陵(今江苏扬州),青州总管燕荣出东海(今江苏连云港市)。各路隋军合总管九十、雄兵五十一万八千下江南。这次南北朝势力的大较量虽然不是最大的一次,但是却是最后一次,较量的结果决定了整个中国的归属,进而奠定了一个腾飞的时代。

  谁家天下

  是时江南陈国皇帝陈叔宝昏庸无道,接到战报之后居然丝毫不做应战的准备,反而自我安慰说:“王者之气在这里,北齐曾经三次侵袭,之后北周又派兵攻打,可是都被打败,没什么好怕的!”都官尚书孔范也附和说:“长江被称为天堑,古代用它来分隔南北,现在敌军又怎么可能飞渡呢?”并诬蔑“边防将领想立功领赏,所以对隋军的军势夸大其词。”奸臣和昏君从古到今都是绝配,陈国的国势衰微也就成了必然,到了陈朝末年,南朝朝廷所控制的户口数下降幅度惊人:在南朝刘宋大明八年(公元464年)的时候,当时有户九十万六千八百七十,口四百六十八万五千五百一;而到陈亡时却只有户五十万,口二百万。如此不像样的朝廷、破败的国家,如何能阻挡隋军的百战雄兵?于是在东接沧海,西距巴、蜀的长江之上,隋军全线突破陈军的防线。

  开皇九年(公元589年)正月,贺若弼自广陵渡江,攻下京口(今江苏镇江)。韩擒虎自横江渡采石,进拔姑孰(今安徽当涂)。贺、韩两军东西夹攻建康。陈将萧摩诃被俘,任忠出降。隋军直入朱雀门,城内文武百官纷纷逃散,陈后主与张贵妃、孔贵嫔躲到景阳宫内枯井中,为隋军所获。杨素与刘仁恩率水军下三峡,大破陈将吕忠肃,乘胜至汉口,与杨俊相会。时建康已破,杨广使陈后主以手书招降上江诸将及岭南女首领洗氏,于是南方全部平定。

  随着陈国被彻底平定,从晋朝开始乱离分裂了二百八十余年的中国大地终于又重归统一。在这漫长的分裂时间里,胡人和汉人在彼此仇视,相互残杀中自愿或者被迫地融合在了一起,最终无分彼此。而在这样的基础上形成的隋帝国刚刚建国便显示出了强大的活力,帝国的领土以强大的实力为后盾在各个方向拓展,意图恢复汉帝国时代的疆域。

  辽东粪土臣

  陈国亡了,可是这个事件却让数千里之外的一个人惊恐不已,这个人就是当时的高丽国国王高汤(高丽史书称为平原王或平岗上好王,也叫高阳成)。高丽或者说高丽国所治的这片土地原本就是属于中国的一部分,在这片土地上有史可考的第一个王朝——箕子朝鲜就是我华夏族的诸侯国之一,箕子他是纣王的亲戚,一般说是哥哥,有的说是叔父。《尚书》、《史记》等详载其言行,是孔子所称的“殷末三仁”之一。他向纣王进谏而不被采纳,于是箕子披头散发、假装疯癫做了奴隶,并隐居弹琴聊以自慰。由于纣王无道,周朝于岐山起兵,灭掉了商朝。商朝灭亡之后由于箕子的贤名很大,所以周武王亲自向箕子讨教治理国家的道理。而箕子不愧贤良之名,一番回答让周武王很满意,于是就将朝鲜这个地方封赏给了箕子,让他做了这个地方的主人,是为朝鲜候,中华民族的前身华夏族就是在这个时候将自己的统治区域扩展到了辽东。

  此后汉朝统一中国,燕王卢绾(这里的燕王卢绾不是战国七雄里的燕王,而是刘邦的世交好友,为刘邦打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受封为燕王。)造反,跑到了匈奴那边。燕国人卫满也流亡于外,聚集了一千多个同党之人,出走塞外,渡过浿水,进入了辽东,他在王险城建都,并自封为国王,并且他还击败了朝鲜的末代王萁准,迫使他继续向朝鲜半岛的东南部逃亡,一直逃到朝鲜半岛上“三韩”民族之一的马韩族中才停下来,并且在马韩中称了王,此时的朝鲜史称卫满朝鲜。

  之后卫满朝鲜最终被汉武帝所统一,其领土被汉朝分为乐浪,临屯,玄菟,真蕃四郡,重又回归祖国。朝鲜半岛此时一分为二,北面为中国所有,南面是朝鲜半岛马韩、辰韩和弁韩(也称弁辰)这三韩的活动范围,从此朝鲜北部一直在中国的统治之下,从两汉到西晋,历时三百余年的风雨飘摇而不倒。此两朝鲜不论从国家的建立者,还是政权的性质或是最终的结局看,均是中国的一个地方割据政权。虽然这期间夫余族的分支高句丽族在东北建国,但是一直处于苟延残喘当中,对中原王朝在东北的领土并没有造成什么威胁。

  高句丽(最初写做高句骊,隋唐时代改称为高丽)这个民族是我国东北大地上的一个土生土长的原著民族,是由居住在我国东北的秽貊族中分离出来的一个支系,所以又被古代史家称为貊人。作为族名在西汉初年就已经存在,当汉武帝统一卫满朝鲜之后,他在在玄菟郡中设立了高句骊县,从此高句骊才作为地名为人所熟知。高句丽族在始祖朱蒙的带领之下建国,建都纥升骨城(今吉林省集安市,我国成功申报进“世界文化遗产”的“高句骊王城、王陵和贵族墓葬”便是位于此地。),其辖地基本在汉朝的高句骊县内,是我国境内的一个边疆小王国。直到西晋末年,五胡乱华天下大乱,中原王朝再也无力压制境内的少数民族,此时高句丽乘机在辽东兴起,领土不断南扩,最终侵占了整个辽东,形成了拥有辽东和朝鲜半岛北部的地区大国,因此五胡乱华这个历史名词其实还应该算上高句丽族这一胡才是。

  在高句丽割据了我国辽东以及今朝鲜半岛北部的时候,朝鲜半岛的南部正在百济和新罗这两个国家的统治之下。在朝鲜半岛的南部,有着马韩、辰韩和弁韩这三个民族,简称三韩,史载马韩有五十四国总十余万户。辰韩、弁韩各有二十国。共计为二十万户,约近百万人。他们是现在朝鲜族的直系祖先,也是如今韩国国名得来的原因。此三韩有史书记载是战国时代从中原逃难至朝鲜半岛而与当地土著融合形成的,因此我国外交发言人说中国与韩国的关系不是朋友关系而是亲戚关系这是有历史依据的。此三韩在朝鲜半岛南端繁衍生息,之后辰韩建立了新罗国,而以马韩为主体,高句丽王族为首领的百济也得以建国。从此朝鲜半岛进入了三国时代,这三个国家中的主体民族都不一样,互相之间没有继承关系。

  就在五胡相继被融合成为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而消失在中华帝国的土地之上的时候,霸占辽东和朝鲜半岛的高丽国此时便越发显得扎眼起来。而高丽国平日跟割据南方的南方各朝交往频繁,便是希望南朝能够牵制实力强大的北朝,好让自己作壁上观。可是现在平地一声雷,南朝的陈国被大军平定,这怎能不让高丽国君臣惊慌失措?下一个就轮到自己的恐惧感促使高丽国在边境大修堡垒,并且扩军积粮,整军备战。这样不友好的举动自然被视为对帝国威严的极大的挑战,不过高丽久在化外,隋文帝还是想让高丽乖乖的俯首称臣,于是写了一篇极为霸气的国书,警告高丽国不要玩火——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