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名人故事 > 名人隐闻 > 正文
“九一八事变”最该谴责谁?

  

         九一八事变”最该谴责谁? 

 

   今日,“九一八”事变八十二周年。

  我一直认为,“九一八”事变是比“七七事变”更大的耻辱。虽然前者失去的领土没有后者多,但其军队及其领导者的表现,却让敌国藐视透顶。

  关于这场事变,全世界都感到匪夷所思——

  为什么2万日本关东军7个小时就打跑了20万中国东北军、占领了沈阳?东北军260多架德国战斗机,3000多门大炮,1万多支步枪,5800挺机枪,一夜之间,就落入日军的手里? 

在提及张学良东北军创下的这段耻辱史时,有史作者言张作霖不怕日本人,而是日本人怕张作霖。如果张作霖在,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就不免属于精神胜利法的内容。世上哪有猫怕老鼠的道理?怕不怕不由表面的态度说话,而是应该用行动证实。

虽然作为中国军政府枭雄,张作霖不是当傀儡的性格,都有桀骜不驯的“铁血”作风,但是在日本人面前,他们只能阳奉阴违借力发力,绝对不足以抗衡。所以,当老张不听日本的使唤时,就被关东军像猫玩老鼠一样干掉。日本人认为,张作霖是他们养大的狼。干掉他,是因为这匹狼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大、不敌蒋介石,东北早晚归于国民政府,与其等着蒋张合流,不如先除掉“征服中国东北”一个障碍。

  其实,回顾这段历史,不得不说日本人有点高看了奉系事实证明,不仅老张反不了日本人,老张的儿子小张比老子更怕日本人,九一八事变,30万东北军对2万日本关东军,结果让人家如探囊取物拿下东北全境。这简直是一场天敌之战,耗子再多也是喂猫的货。

  依此战法,再退一步说话,即便张作霖活着,以其“日本扶起来”的战斗力抗击日军,就能保住东北吗?

    对于屡遭外敌屠杀与侮辱的民族而言,反复使用的手段往往是谴责。然而即便是谴责,“最无道德”首先不是野蛮的侵略者,而是不能保护本国国民的政府和军队。故此,九一八的最大耻辱源在于失去血性的张学良——只知保存家族实力,不知国家民族大义。只会谴责而不会自责

早在中日甲午战争时,对于“中国打不过日本”,日本“近代教父”福泽渝吉就做过总结其中重要一条,在尊严和自知之明上,“屈辱而不知耻”。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陆军大将板垣征四郎说得更不留情——中国不过是一个“拥有自治部落的地区上加上了国家这一名称而已”。

 对于中国未来,他们进行了大胆预言。认为中国如果没有“志士出现”,“如我维新、国事开进、改革政府、改造政治、务使人心一新”,则“不出数年,其国必亡,其国土必为世界文明诸国分割。” 

今日回顾这段历史这些话,仍然不失警钟深义——一个有出息的民族,与其提醒侵略者“长记性”,不如自己“长记性”——知耻之源,然后奋勇。须知历史能否重演,并不取决于侵略者的意志,而终究取决于被侵略者的质地——对比八十二年前,“长进”多少。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