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始终是个吻

  这是句不容质疑的话。或许带有一丝牵强,一些固执。 也或许,这仅仅是一种无奈的哀叹。
  如果吻了一个人,那意味着什么? 相爱?或者别离?也或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仅仅是一种无奈的哀叹。 因为这,始终是个吻。
  她知道自己一直生活的很优越。却感觉到孤独和麻木。 父母一直绕在身边,他们是深深爱着她的。 只是她不想说,她已经麻木了。 她也想过要离开,却不想为了自己的自私而遗弃了父母的深爱。 只是他给了我一个理由。 他说,我想见你,想见你。
  他是一个陌生网络带来的陌生男人。也带给她足以致命的诱惑。 在她的心里他是完美的。至少在见面之前。 她也幻想过他是那种瞳孔凹陷,衣衫滥褛的丑陋男人。 可一切,总也得要见过面后才能断定。 她想过会离开父母,却没想过会是为了一个男人。 因为在她20年的生命里,没有男人。没有。 那是一种被父母拒以千里之外的动物。危险,也很诱人。
  临走前的那天夜里,她也试图想要阻止自己。 网络是如此的脆弱无力,信手轻触便可断裂的感觉。 真的可以负担得起爱情吗? 回答依旧是,总得要见过面后才能断定。
  第二天清晨,她穿着淡淡的蓝色长裙,带了几本书和几张喜欢的CD,去了机场。 她终于离开了这个围困她整整20年的城市。 做在飞机上,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梦到了那个陌生的男人。如此清晰的轮廓。 不是很漂亮的五官,却错落有致。 是那种看上去很干净的男人。
  上海是个很怪的城市。 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觉得它很前卫。高楼大厦层层叠叠。 可进入市区之后就只是拥挤的人群了。 人很多,形形色色。只是陌生。 她忽然间少了以往安稳的感觉。 只是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而离开了深爱自己的父母。 她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很多。
  她找了个投币电话,丢进去一个1元的硬币。 听得见硬币沉落的声音,隐约感觉自己的心也一下子down了下来。 她拨了那个陌生城市的电话号码。才意识到,它是属于这里的。 电话那端传来一阵阵的长音。她的心跳不停的加速。 终于有人接了电话。是个庸懒的声音。
  她第一眼望见这个男人的时候,很颓败的感觉。 他吸很多的烟。嘴唇却给人感性迷离的错觉。 你真的来了?他说。 语气平淡。仿佛他说过的一切都只是纯粹的玩笑。 她突然很想嘲笑自己的单纯。 那住到我家去吧。他说。 她顿了顿。有些吃惊地望着他。 他一直都是那样冷冷的表情。 从他脸上的虚线看得出,他很少笑。 只是这不像网上的他。
  他一个人住。 很简单的一室一厅。和其他单身男人的住所没有什么区别。 衣服摆的很乱。桌上散着一些CD。 你该好好整理一下。她说。 那你帮我收拾吧。我出去买晚饭。 他随意地把钥匙丢放在桌上,然后出门。
  收拾桌子的时候她才注意到,他的桌上有个精致的瓷器娃娃。 是个漂亮的日本娃娃。因为穿着很正统的和服。 淡淡的和服上飘着片片樱花的花瓣。好像可以闻得到花香。 真的很漂亮。她想。 她纤细的手指在瓷娃娃的脸上琢磨着。 精致的脸颊,精致的衣裳。只是感觉有点冷冷的。 必竟只是个瓷器娃娃。她想。 于是她顺手把它放回了桌上。
  
  
  他们一起吃了晚餐。 男人问她,你父母同意你来上海吗? 她只是回答,我想来,所以我来了。 他没有再说些什么。她也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很好看。只是好看。 他的脸上总是隐隐地闪过些什么。看不懂,却很喜欢。 你不乐意看到我来吗?她说。 当然没有。他说。
  她和他住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给她讲故事。 故事的内容总是些灰灰暗暗的东西。没有王子,没有公主。 她知道,她总该沉受些什么。只是她还不想懂。 他们睡同一张床,他却从来没有碰过她。 没有拥抱,没有亲吻。 但她很想吻他。仅仅想吻他的脸颊而已。 他给她介绍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报社做编辑。 这是她喜欢的工作。 她总喜欢把自己称作为宝贝。因为她知道在他的心里她是他的宝贝。 她一直知道。
  那天夜里,她睡得很沉。隐约感觉他的呼吸游移在她耳边。 她侧过脸望他。 怎么了?她说。 只是想看看你。他说。 他坐起身,点燃一只烟。黑暗里忽的就亮起一丝火苗。 她也坐了起来,轻轻地环着他的手臂。 你还是回家吧。他说。 为什么?她说。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有女朋友的。他说。是交往了很久的女朋友。她在日本。 她忽然就想起了那个瓷器娃娃。 只是一个瓷器娃娃罢了,真的可以夺走她身边的男人吗? 不可以。
  她起身下床,从桌上拿起那个瓷器娃娃。用力地丢在地上。 听得见瓷娃娃碎裂的声音。她禁不住地心寒。 她从地上捡起一块瓷片,冰冷冰冷的。却好像有一点灼手。 你想干什么?他大叫。 她望了望他,还是固执地把瓷片对着自己白净的手腕按了下去。 慢慢地渗出一些深红色的液体。 她的身体渐渐地失去了重心,只是不自觉地向后倒去。 他惊呆了,一下子冲过去抱住了她。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他搂着她。他知道他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抱她了。 她微微地靠在他的肩头。她很想一直这样靠着他,很想这一刻永远都不要结束。 她说,陪我去喝杯咖啡好吗? 他微微点头。 她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一抹笑容,虽然只是一闪而过。 她知道她终究是要失去他的。
  那晚,她固执地要求去住宾馆。原因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留下了自己的书,留下了自己的CD。 她说,这些都是我喜欢的东西。既然要走了,都留给你好了。
  他送她到宾馆门口。 他说,我不上去了。 她只是呆呆地望着他。却不自觉地哭了。 她紧紧地抱住他。 不要走好吗?不要走。 他轻轻地捧起她的脸,为她吻去晶莹的泪水。然后,吻了她的唇。 她也贪婪地吮着他的唇,像个孩子眷恋母乳一般。 这,是她的初吻。
  第二天他到机场送她。带着她的书和CD。 这些都是你喜欢的东西,我不能要。他说。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捧着自己的东西。 快要登机的时候,她突然问他,你是爱我的,是吗? 你该回去了。他说。 可你昨天吻了我。她说。 他沉默了许久。
  送她进关的时候,他轻轻地俯在她耳边说:这,始终只是个吻。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