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正文
凤楼花陌

元德元年初陈国突袭华州取青帝城青帝城满城造屠。

元德元年正月楚都下了大雪凤楼关上大门楼内人自行设宴款待楼中之人。一位身形纤长、面戴黄金面具的玄衣人驾汗血宝马而来匆匆停在凤楼门前惊扰了一地白雪。

有人给他开了门他匆匆进入门内风雪夹杂而入所有人注视着他有人皱着眉不敢相信地问了句“镇安王爷”

他慢慢取下面具白净的脸上布满泪水。沈夜抬眼看他许久后终于叫出他的名字“花陌。”

“主子”花陌猛地跪在了地上紧紧捏住黄金面具在地上如同孩子一般颤抖着蜷缩起了身子。

“让我成为镇安王吧。”他匍匐着身子仿佛许下什么誓言眼前浮现的却是那个少女苍白的面容站在临河边上眺望河岸茫茫芦苇声音空茫。

她说“花陌我可以死镇安王不能。如果我死了……”

她的声音仿佛是控制了他的身体一字一句说出来“请让我成为镇安王让我以身护卫大楚以魂固守山河。”

【1】

花陌进凤楼的时候是天庆十五年之前他辗转于各大小倌馆以美艳着称沈夜听说之后便重金将他买回了凤楼那一年他二十岁力压众人成为当年大楚花魁并连任两届。

大楚花魁向来没有连任两届的可他却做到了。因着如此当凤楼往魏楚安身边送人当镇安王的侍君时首先便想到了他。从未有一个女人拒绝过他的美貌他们以为驻守边关二十三载的魏楚安也应如此。

然而花陌却清楚地记得当他千里奔赴青帝城梳洗装扮后第一次见到魏楚安的景象。

空旷的大殿女子跪坐于高台上身着黑色广袖玄服面戴黄金面具身后放了一排兵器合着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沁出森森凉意。然后她看着他华丽的衣衫直言“边境风沙甚大你的衣服不太好洗。”

于是从初见开始他便知道魏楚安不会因他的容貌对他格外宽厚。当天晚上他便开始给沈夜写信要求换人来做这个任务。

他的想法很简单他不过就是个汲汲营生的小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任务他绝不会来受这份苦。她不喜欢他最好忍一忍这些时日他便回凤楼去。

然而在魏楚安手里的生活比他想的还要艰难他睡下第二日魏楚安便派人来召他本以为对方是让他过去接受恩宠结果却被仆人一路带到了兵营。

清晨阳光刚刚洒满校场魏楚安独身立于高台之上玄衣银剑黄金面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然后她转过头来看他朗声道“既然来了边疆身为大楚儿郎自当为国效力。自今日起你便跟随在我身边行军吧。”

说着她走到他面前将腰上的剑放进了他手里。

花陌捧着剑吓得当即跪在了地上。他心里想送给沈夜的信到底什么时候才到

【2】

从那之后魏楚安一直将他带在身边她教他习武教他兵法。他天资聪颖但却吃不得苦常常一点劳累就要埋怨半天然而他只要一开口魏楚安便用鞭子抽他。他被抽得嗷嗷叫魏楚安便道“叫什么叫这里哪一个人吃的苦不比你多”

日子一日一日过他知道自己的叫嚷没用后来也就没有再叫唤老老实实跟在魏楚安身边认认真真习武学习。唯一能聊以自慰的便是夜间他一个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学着她的声音和自己对话。

他想着自己威风凛凛地骂她再学着她的声音姿态小心翼翼地赔罪。他过往在凤楼里原就跟着师父学过口技一人一尺板便可模拟芸芸众生刻意学了她的声音简直像得不能再像。他原以为没人知道然而不久后魏楚安就将他提了过来笑着道“听府里的人说我夜夜偷偷跑到你的房里去给你赔礼道歉看着对你很是凶狠实则是个怕夫的软耳朵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他吓得冷汗涔涔她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道“我昨夜在梁上听了一晚花陌你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不过保家卫国本是每个人的责任你为什么就这么不愿意呢”

听到这话花陌抬起头来他头一次露出那样的神色坚毅而冰冷。

他说“我为他人何人为我”

“如果人人都是你这样的想法”魏楚安叹息出声“山河何在家土何在”

【3】

从那以后魏楚安不但开始教他习武看书还时不时带他出去走走。青帝城繁荣多年几乎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有外界小贼偷了城里人钱包士兵抓住也会以礼相待询问事情缘由。

魏楚安常常和他说世间之人的善花陌虽然不说话但很是不耐烦。然而久了他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听她在说什么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看那阳光下每个人与人之间的爱与善。

然后他开始忍不住做梦梦里是寒冬腊月士兵从村口驾马急冲入村里敲响了他家大门那一年风雪那么大他父亲立刻起身披着风衣开了门他在屋里半醒半睡紧接着便听到了门外父亲号啕之声。

有时候又是他站在城墙之上她母亲战马银装手持长剑在战场上回过头来笑着看他然后驾马疾驰而来跑到城墙上抱起他说“陌儿你看这是我大楚山河。日后你会继承我的位置和母亲一样保家卫国。”

有了梦境魏楚安每日打他、骂他也就没了什么痛楚时时刻刻啃噬着他的内心他不由得希望沈夜的书信快点来让他从这个地狱出去。

然而沈夜书信未到魏楚安便带他出城剿匪。一伙奸诈无比的土匪抢了十几个男人据险而守魏楚安担心山上人的安危便打算强攻花陌却突然出声“山背后是个悬崖我可以带人爬上去你我夹击。”

魏楚安微微一愣然后便看见她一直以为只会哭哭啼啼的男人抬起头看她目光坦然从容。她准了他他便带着人驾马前去临行前魏楚安突然叫住他。

“胜败不重要”她说“你活着最要紧。”

花陌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只能僵硬着声音回答了一句“哦。”

【4】

他带着人上了山山上乱了起来魏楚安便立刻冲了上去。等冲上去之后她便看见花陌手持长剑站在山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女人的头颅。

他身上全是伤却那么坚毅地站着在她伸手接过他的瞬间他宛若一座大山一般轰然坍塌。

等花陌醒来后他已经回到了青帝城魏楚安睡在他旁边似乎已经是待了好多天。他睁开眼没多久魏楚安便霍然惊醒然后她看着他呆呆的模样竟有些可爱。

许久后她慢慢开口“沈夜给了我写信……他说要将你带回去你……”她小心翼翼抬头“你愿意留下来的吧”

花陌没说话魏楚安便小心翼翼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我看出来了你有些武功底子也懂兵法你虽然总是说着不在意但其实你一直是个好人。我以后不打骂你了你留下来以后就可以上战场保家卫国……”

“不知王爷可记得当年您身边有一位先锋花长安”说着他抬起头来看着满脸震惊的魏楚安慢慢道“她自十三岁开始追随你出生入死于天庆八年临河一役战死。

“她便是我的母亲和您一样天天想着保家卫国。那时我与父亲住在不远处的村子里她却能三过家门而不入她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十三岁的时候她替我报了名入伍说没多久我就可以上战场和她一起并肩作战。然而紧接着姜国举兵来犯她死于临河。

“她死之后我没能入伍就陪着父亲。所有人都知道我母亲身亡于是各家各户总想在我们家占点便宜没有女人撑腰的家里谁都能欺负。

“天庆九年有劫匪入村父亲带我躲入了地牢。我听着外面邻居稚子的哭喊不顾父亲劝阻冲了出去出去之后我才发现劫匪不过几十人村民数百却都为了保着自己的性命无一抵抗。我一个人与劫匪拼死缠斗父亲冲出来救我皆被劫匪俘获。而我要去救的邻居那些村民却都默不作声。

“而后劫匪将我们带走父亲被凌辱至死而我在数月之后从山后悬崖攀爬着逃回村里村民担心我报复在我饭中下药将我远卖至窑馆。

“我母亲保家卫国一生我也始终坚信正直最终却落得如此下场王爷你要保的大楚不是我的大楚我不能留下来。”

说着他从床上起身颤抖着跪在了她的身前“请王爷应允让花陌当这样一个苟且的小人吧”

魏楚安没说话她坐在床上静静看着花陌“可是花陌你要知道你之所以能在一个太平盛世是有很多的将士用血为你创造的。”

“若非威逼利诱谁愿为花陌做些什么呢”听到这些话花陌却笑了起来“不互相伤害已是极好王爷却还要说这些将士是为了我这样的小人去死的吗这世上谁会为花陌死呢”说着花陌抬起头来眼里含着泪水一字一顿地说“谁都不会。”

【5】

花陌终于离开得到了魏楚安的应允。然而走后没多久他便被人劫持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刺客以他做要挟让魏楚安一人一骑前来赴约。

花陌没指望她来然而到时间时她却还是来了。彼时是在临河边上周边是茫茫芦苇她玄衣长剑驾马而来黄金面具流光溢彩仿佛是天神破开云日而来。

他们以他做要挟让她喝下毒酒她二话不说便喝了下去。而后他们便放开他执剑朝她冲了过去。他本来想跑然而却迈不动步子最终却还是只能提了剑同她一起厮杀。

没人想到一直不反抗的他居然有这样好的身手对方人多势众魏楚安拼命护着他直到最后他毫发未伤魏楚安却全身都是窟窿。

临河河水哗啦啦作响他抱起她疯狂往青帝城奔去。她的面具因为打斗掉了下来露出了她惨白的面容花陌低头一看惊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面具下是一张年轻的面孔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与传说中四十岁的魏楚安截然不同。

她缩在他怀里好像一个胆小的小姑娘努力抓紧了他的衣衫。

“花陌这世间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悲惨天庆八年那一战死的不只是你的母亲还有我的。

“这世上人都有善和恶我们因他们的恶厌恶他们可他们却终究是有着善良的地方的啊守护世间太平让他们的恶不得已滋长便是我们的责任。

“你总说没有人愿意为你死……可是你看不管你是花陌还是凤楼的卧底……”

她喘息着仿佛随时就要离去“不都还有我愿意为你去死吗……”

话音刚落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落了下来。花陌看着模糊的前方感觉到小姑娘温柔地艰难地抓着自己胸口的衣襟仿佛是抓住了自己的心一样。

【6】

从那以后花陌就切断了和凤楼的联系。

他安静地待在魏楚安身边陪她练兵陪她上战场。他最喜欢看她出城迎战的样子玄衣长剑在阳光下回头笑着看城楼上守城的他让他想起母亲当年的模样。

他会感觉有阳光在他心里滋长洒满了每一个地方。

她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她带着他去临河看着河岸茫茫芦苇头一次说起过往。

她说那些年楚国弱小风雨飘摇镇安王一手建立了驻防军稳住了局势因战无不胜成为楚国战神。那时候她就知道她在敌国会因惧它不敢肆意妄为楚国才能日渐强盛于是她就一直在培养自己的替身。

镇安王没有女儿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她教她读书教她兵法教她习武然后告诉她等她长大后她会戴上那个黄金面具成为新的镇安王替她保卫大楚。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大楚是她的命她的血她一生为之守护的存在。

天庆八年姜国来犯她作为副将驻守青帝城。援兵不及姜国强攻镇安王带领将士和姜国死战而她就在青帝城内远远看着。

看临河边上血染芦苇她母亲一人一剑直到最后万箭穿心也没有倒下。

她站在城楼上眼睁睁看着一切直到最后她如约带人从城内杀出彻底击溃姜国军队。然后她走到母亲边上温柔地拿下了那个黄金面具戴到了自己的面上。

“我没有孩子也不知道这一生会不会有花陌如果我走了你可不可以像我一样成为镇安王以身护卫大楚以魂固守山河”

他没说话他心跳得飞快他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容那一刻他从她眼里看到的不是临河景色而是大楚河山。

于是他忍不住答应她好。

【7】

他答应了她后面的时日她告诉了他更多。

天庆十年踏平姜国后她将王府迁到了青帝城然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原来她的母亲姓陈她父母没什么文化当初就给她直接叫陈大她妹妹叫陈二后来家里条件好了些送了她妹妹去读书私塾里才给她妹妹改了名叫陈林繁。

他们就住在青帝城里起初她每日到他们府邸悄悄观望着他们。

然后她看到他们过得艰辛父母二人供养着妹妹读书这是一笔不菲的费用于是她终于现身假作是被卖入姓卫的商贾之家去和他们相认。

她说“父母很是欢喜他们很喜欢我每次我去都做了很多菜等我。”

可她什么都不能告诉父母和妹妹。每次都是匆匆去又匆匆回。

于是春节的时候花陌陪同她去了她的家。

她的父母、妹妹坐在一起她和他坐在一起。饭菜丰盛她的父母和妹妹都在极力讨好着她。

她很高兴喝着酒唱着歌父母一口一声“陈大”妹妹甜甜地唤“姐姐。”

等出门之时她的父母又和她说近来手头拮据她眼都不眨便给了父母一锭银子。

花陌在旁边望着等出门之时他戳了戳她的脑袋“笨蛋他们就是骗着你玩。”

她愤怒大吼“不准你这么说我家人”

花陌不再说话他太早懂得人情世故世间冷暖。他想揭穿然而看着魏楚安通红的眼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将她拉进怀里一言不发。

【8】

后来她便不带他去看望她的家人。

她常常自己溜出去在家里住几个时辰和周边老百姓们打交道。今天帮张大娘晒药明天帮沈二叔打水街坊邻居都知道陈家当年卖的女儿陈大成了富商的养女特别有钱特别热心助人。于是三姑六婆五亲六戚挨着来攀亲戚走的时候总不免哭诉一番生活拮据然后便带着银子离开。

他们总夸她是好人她听着很是开心。有时候便会询问一下大家对镇安王的看法街坊邻居无不竖起拇指夸赞这个为他们撑起一片天的王爷。

她对花陌说花陌你看这世界这么多好人。

花陌帮她梳着头发似是赌气一般“不这世界上只有我是好人。”

她咯咯笑说“花陌你小气。”

“你看”她温柔道“这就是我保护的子民我保护的江山。”

花陌没有说话。

元德元年新帝登基根基不稳。陈越两国趁机挟重兵来袭之际恰逢新帝调兵镇压青州翻盘青帝城内兵少民多易攻难守所有人都要求退守易守难攻的白城加以打算。然而魏楚安却直接拒绝要求至少要等百姓全部撤离后才能撤退。

那是太艰难的一战对方强行攻城魏楚安坚持挡在前方让百姓从城内地道逐一撤退。

然而城内百姓太多场面过于混乱眼见着城门即将攻破却还有一半百姓没能送出去。

城楼羽箭纷飞魏楚安被流箭击中昏迷过去于是花陌假传旨意要求弃城。

而后青帝城半城百姓留在了城里这是镇安王镇守华州二十三年来第一次弃城。

【9】

因着花陌的命令青帝城全体兵力得以保全退守白城。

因着他是魏楚安身边的红人在魏楚安昏迷期间带领士兵抵御陈国强攻白城三次他来下令倒没有谁说什么。

三天后魏楚安醒来知道了花陌弃城之事她当夜便召集了精兵打算去城里通过地道将百姓救出来。

事情被花陌知晓他连忙去找她。他说百姓或许已将隧道之事告知陈军她过去无异于瓮中捉鳖。

她便笑她说花陌我的百姓我比你更清楚。

他们不会叛国他们还在青帝城等着我来救。

花陌不知该如何开口许久后他沙哑着问“那如果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你的武功是我教的和我一模一样”她出声异常冷静“你变声也学了很久如今已能模仿个十成十我过去的事情都清清楚楚写在日志中了你翻看背熟面具我已经给你准备好……”

“为什么”花陌强忍着怒意。

“他们对我好……”

“那我对你不好吗”花陌猛地提高了声音“他们哪里是对你好他们不过就是喜欢你给他们的钱你给他们的安稳你以为他们真的爱你吗”

“那你又是真心实意对我好吗”她也跟着提高了声音红了眼睛“你不也只是为了镇安王这个位置吗你不也是沈夜派在我身边的人吗你们谁又比谁干净至少……至少……”她沙哑了声音“他们不会害我可你呢……”

“你是这样想……”花陌愣愣看着她沙哑着声音道“你居然这样想……”

“我已经被他人索取惯了”她转过头去似乎是漫不经心然而却又让人听出了不甘“不在意多你一个。你想要镇安王的位置那你拿去好了。只要你遵守你我之间的约定……”

“愧疚”花陌听得有些好笑“这天下人都未曾对你愧疚我为何要对你愧疚”

“你就当着你的英雄自以为伟大地牺牲吧。”他转身离开没回头不曾看到少女越发苍白的面容“你以为有谁会在意吗谁都不会在意。”

除了他。

【10】

当天晚上他们潜入青帝城。

青帝城把守不算森严他们先分散潜入各处挨家挨户叫醒了百姓通知他们要带他们偷偷逃脱。而花陌则跟着魏楚安去了她家。

她的父母和妹妹们睡得很浅轻轻一唤他们便醒了过来带着他们上了街与众人会合花陌始终觉得不对突然用余光瞟见陈林繁袖中的短刀来不及多想一剑朝着陈林繁刺去魏楚安刚忙回身用剑挑开花陌的剑便就是那一刻站在魏楚安身后的陈林繁袖中的短刀猛地刺进了魏楚安身体。

刀尖透身而过花陌高喊出声“快撤有诈有诈”

人群立刻涌动起来所有的百姓们疯狂大叫起来官兵不知从哪里涌了出来陈林繁用刀架住魏楚安大喊出声“镇安王在我手里放下武器”

场面一时僵持下来魏楚安愣愣站在那里好久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道“为什么……”

“放下武器你花陌放下”陈林繁的语气无比激动好似刚刚捕猎的野兽转头看向魏楚安一把拽下了她的面具笑出声来“为什么这难道不该吗这是你欠我们的父母将你卖给了镇安王你才有了今日的富贵荣华可你却做了什么你以为给我们点钱就打发我们了吗呸”

“你早就知道我是你姐姐……”

魏楚安浑身颤抖起来陈林繁轻蔑地笑了起来“早在你第一次来我们家我们就去打听过了……哪里来的富商卫家等后来我在外遇见你和花陌我认出了花陌便认出了你。”

“我本来也不想这么狠。”陈林繁看着花陌慢慢放下武器来语气里全是凶狠“是你逼我们的。你弃了青帝城是你不仁别怪我们不义。陈国的元帅已经许诺我了只要杀了你我就代替你成为镇安王……”

“是我下的令弃了青帝城”花陌猛地打断了她。人群火把中他站出来长身而立“可哪怕是弃城你们今日所作所为就是应该的吗”

“崇光二十五年青帝城时常遭袭是镇安王一手建立防军给了你们青帝城太平。

“天庆八年姜国举国来袭是镇安王带人死守在临河边上四万将士征战到只剩她一人才保了青帝城百姓毫发无伤

“天庆十年还是镇安王带人千里追击彻底灭了姜国才有了青帝城这么多年的太平安稳。

“而后她将王府安放在青帝城这边境第一城城在家在城亡人亡她放弃了锦衣玉食荣华富贵……用她一生守护你们……”

花陌红了眼眶猛地提高了声音“这不够吗你们不该感激吗你们今日所作所为不觉得羞愧吗”

全场一片寂静陈军从四面八方涌来片刻后人群中有人高喊出来

“可她是镇安王她应该这样做

“她该用性命保护我们这是她的义务。

“她绝不该丢下青帝城这是她的责任。

“是她的错

“她该死

“该死”

人群中此起彼伏叫骂起来。魏楚安看着这一切颤抖着身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想起年少时候她的养母镇安王曾告诉她大楚的江山是她的家大楚的百姓是她的家人。

这世上有好人和坏人她的好他们统统会铭记在心。

保家卫国保家卫国……

她的眼泪落下来慢慢捏紧了手里的短剑。

片刻后她大笑出声来脑中是天庆八年秋天那场大战镇安王魏楚安在临河河畔血染长河芦苇荡漾。她执剑而立周边全是敌军而她却没有退后一步直至万箭穿心她仍旧执剑而立彼时鹰鸣长空落日无边。

她以为这是她的归宿她的终结。

却从没想过她的最后不是在临河河畔不是在敌军手中。而是在她引以为家的青帝城被她的子民团团包围被她的妹妹一剑穿心。

她以为这世上好人很多却才发现原来这世上她真的只有花陌。

她猛地大笑出声来便就是那刻袖中短剑划破了身后人的喉咙。人群和陈军向她涌来她分不清谁是谁只能看见花陌站在那里穿着士兵的衣服温柔而悲伤地看着她。

她一把拉住他的手将黄金面具交到他的手里然后跌跌撞撞带他往镇安王府跑去。剑起剑落她一面大笑又一面号哭。周边是不停涌来的士兵她带着他拼命奔跑等逃到镇安王府她将他带入密室然后喘息着打开了一个地道。花陌径直走了进去走了好几步才发现她没有跟上来。

“我本来打算带他们从这里逃走……”他回过头看见她靠在门边明明烛火中她沙哑着嗓音看着隧道里的他慢慢道“花陌……你说得对。这世上没人在意我我的父母不在意我的妹妹不在意我的子民不在意……”说着她苦笑起来“我后悔了花陌。等回去之后……你就走吧。你有大好年华……不该和我一样……”

“别说这些快走吧。”花陌皱眉催促。密室外传来了士兵的声音。她苍白笑开点头说“好走吧。”

也就是那一瞬间她猛地击到一块大石之上巨大石门迅速落下花陌猛地睁大了眼看着那个姑娘在莹莹烛火之中手执长剑一点点消失在眼前。

“花陌”石门后她的声音传来虚弱而疲惫“你走吧我走不动了。”

“现在……”她的声音那么小那么微弱却还是让他听到“你在我心里比整个大楚都重要了。”

【11】

那天夜里他跑出来后白城援兵来救他他戴着黄金面具仿着她的声音被人搀扶着号啕大哭。

有人问他发生了什么他颤抖着声音却只能告诉对方花陌在里面。

然而他们什么都做不了援兵未到他们只能死守白城。

他回到她的房间里翻出了她的日记一页一页细细记载这每一日的事每一日的心境仿佛是早已准备好了这一日。

那些文字将那个少女的一生描绘其间跃然纸上让他仿佛是站在她身边看她如何成长。

她的信仰她的梦想。

她用一生守护家国是她从不曾变过的忠贞。

他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在夜里温柔地抱住那些日记仿佛是将那个姑娘温柔地揽在怀里遮风避雨。

没几日陈国强攻白城白城将士拼死抵抗陈国就将她驾到了高台上说这便是他们的将军。

主帅已失还不投降

然后他从城楼下走上去穿着她旧日的衣衫黄金面具在旭日下熠熠生辉。他仿着她的语调一字一顿坚定道“魏楚安在此。”

旁边陈氏夫妇大叫起来忙道“城楼上那个一定是个假货一试便知我们绝未撒谎一试便知”

陈军大怒将陈氏夫妇绑了起来然后威胁道“既然不是你们主将那我们如何你们也就不必在意”

花陌没有说话他咬紧牙关看着旭日下姑娘素净的面容。她静静看着他那么从容那么安定仿佛是带了献祭般的圣洁。

然后她唱起歌来嘹亮中带着微微的沙哑“芦苇泛秋黄临河岸上问楚郎。一问家国可安在二问山河岁月长临河血染莫敢忘怎敢言及思故乡”

吹吹得她衣衫猎猎作响陈军上刑。

凌迟之刑她却仿佛毫无痛苦他静静看着怕错过一眼。

日升月落她的声音慢慢消沉下去黄沙拍打着她的衣衫等到第三日黎明终于传来了消息援军已到。

他打开城门一马当先向她直冲而去然后斩断了绑住她的绳子在她倒下之际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彼时她身上已没有一处完好甚至能看见鲜红的心脏在她胸腔内微弱地跳动。

他抱着她就想回城然而她却一把拉住了他。

“我要死在这里……”她紧紧抓住他的衣服慢慢道“我要死在战场上……我一直等着你……我有太多话……想和你说了……”

她在他怀里艰难地睁着眼看着他颤抖着抚摸上他的面容“花陌……”她用手指描绘着他的眉眼“你真好看从第一次见……我就喜欢你了……”

“别说了……”他沙哑出声抱着怀里一直在道歉的姑娘。然而她却始终喋喋不休地说“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所以总是欺负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我知道你和我一样……骨子里就流淌着热血……可是花陌……”她呢喃着他的名字“你别当镇安王了……你得……你得去找自己的幸福……不要像我一样……一辈子……一辈子都是个傻瓜……”

说着她慢慢闭上了眼睛“你别为难自己也别为难我父母……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苦处算了……”

她人生最后一句话便是那句无奈的妥协的充满苦楚的算了。

好像是她整个人生的总结。

她用了一生蹉跎了岁月守护在大楚的边境上。

她保卫所有人守护所有人珍爱所有人哪怕别人只是利用她甚至加害她作践她她却始终心怀那么一丝爱意。

然而再善良也会有极限再珍爱也会有终点只是当一切残忍的现实袭来她的爱和恨无法果断了解终于也只能是最后这一句算了。

周边兵荒马乱刀剑声百姓的哭声。

花陌抱紧了她在那黄沙绵延的大地上用脸颊温柔地贴上她的面容。

【12】

后来花陌收复了青帝城然而入城之前他先派了亲兵进去屠光了满城。而后他回到凤楼在沈夜的协助下改了容貌成功瞒过众人成了新的镇安王。

走之前沈夜问他他一贯自私为什么还是当了这个镇安王。

他告诉他这是他这一生唯一留下和她的联系。这世间的人都有好坏有善恶他想如果这当中有一个姑娘像她一样他就愿意拼死给她盛世安康。

而后他抱着她的骨灰离开沈夜想为这个姑娘在楚都烈士陵立个碑然而询问她的名字之后花陌抱着骨灰很久很久才回答“她没有名字。”

她的一生都是别人的从来没有自己的名字。

说完他转身离开。当天天朗气清他仰起头来阳光落在他黄金面具之上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0
0
 
广告
广告